和訊財經端 註冊

被創投圈愛上的音樂節 靠搖滾和姑娘就把錢賺了

2017-06-12 08:23:33 投資界 

  摘要

  先不管盈利與否吧,這麽一個可以瞬間集結幾萬、十幾萬人的大型活動,每個分支都會延伸出無限的可能,音樂消費市場有巨大的潛力等著人們去挖掘。

  談起音樂節的時候,我們說什麽?

  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眾眾人人人從從人人人眾人人人……沒想給這稿子湊字的,奈何想起音樂節來,第一印象卻是“人多勢眾”。音樂一起,所有人跟著歡呼雀躍,人海之中一片沸騰,狂歡的俊男靚女,要麽標榜自己是音樂狂徒,要麽可以為偶像萬劫不復,或者顏高、活力、叛逆、失序、純粹、神秘,有關搖滾,有關青春,有關姑娘,有關情懷,有關包容與理解萬歲。

  音樂節就像一個節日,臺上主唱的每一個字都能勾起你無限的情懷,身旁默默流淚的姑娘更是你曾經的所有美好幻想。大大小小的音樂節用歡呼和眼淚告訴人們,搖滾不是燃燒的荷爾蒙,更是釋放、歸屬感和永遠熱淚盈眶。

  音樂節是個舶來品,生命力逆天,在唱片業被普遍唱衰的今天,它的魅力卻急劇攀升,還越來越受資本青睞。

  大小音樂節紮堆兒舉辦

  新世紀伊始,國內音樂節也終於走上舞臺,2000年註定屬於中國地下搖滾樂隊發源地——北京迷笛音樂學校。這一年,迷笛校長張帆自掏腰包5萬塊在學校禮堂辦了一場演出,吸引了1000多人前來觀看,那就是後來備受中國音樂迷推崇的迷笛音樂節的第一屆。2003年迷笛音樂節走出校園,3年後,商業化嘗試成功,迷笛音樂節實現收支平衡。

  迷笛音樂節經過十多年的發展,已成為現代音樂最響亮的品牌之一,與它齊名的還有草莓音樂節,由國內音樂廠牌摩登天空於2009年創辦。除此之外,北山音樂節、張北草原音樂節、上海風暴音樂節、長城電子音樂節……大大小小的音樂節給了年輕人越來越多的釋放空間。

  2007 年,國內音樂節一共只有24個,2016年,這一數字則攀升至231場。截至目前,2017上半年已舉辦及已公布的音樂節數量達到了72個,每年五一都是音樂節舉辦的黃金時期。

  謝天笑、好妹妹、逃跑計劃、痛仰、新褲子、後海大鯊魚、馬頔……每個名字說起來都是一個故事;搖滾樂壇老臘肉們也頻頻現身,比如許巍、崔健、黑豹樂隊,青春不死。越來越多的音樂人和樂隊成了各種音樂節的名片,他們輾轉各處演出,甚至有人一年內參演的音樂節超過總數的10%。

  音樂人和樂迷瘋狂,這一場場音樂派對背後的生意經更加瘋狂,受眾越來越多,意味著音樂節的商業想象空間越來越大。

  對於一場音樂節來說,賺門票錢是最基本的商業模式,但更重要則是贊助費和廣告費。音樂節是天然的商業植入入口,看現場的各種企業攤位就知道了。那句話怎麽說?“去趟音樂節,掃一掃可以得到陌陌的紙貼、戴爾的鼠標墊兒或者是KFC的紙巾……”

  類似於電影,音樂節還有一些衍生收入。比如主題休閑娛樂區,包括美食長廊、家庭樂隊、篝火晚會、創意市集、星空露營等,或者衍生產品的開發,如T恤、海報、DVD等。

  資本在這場狂歡中的力量

  唱片業雖被唱衰,整個音樂產業和音樂消費市場卻是在不斷升級,這個過程少不了資本的助力。

  《尼爾森中國音樂360》報告裏提到:“當我們觀察中美兩國對應經濟水平階層時,發現中國消費者聽音樂和相關參與度並不比美國消費者低。”美國消費者是個什麽狀態?投資界(微信ID:pedaily2012)查閱資料得知,在美國,有3200萬人一年至少會去一次音樂節,在這3200萬人中,有幾乎一半(46%)年齡介於18到34之間,這也是市場營銷人士夢寐以求的數字。

  資本都在為中國的文化類消費趨勢蠢蠢欲動,音樂也屬於這個範疇。盛世投資張洋曾向投資界介紹,文化是一個有影響力的行業,文化自信是國民崛起的重要一環,這個領域資本很看重。

  普華永道的報告裏說,從長遠來看,現場音樂是中國陰雨產業未來發展的重點所在。最“現場”的,除了明星演唱會就是音樂節了吧。

  不是所有音樂節都像迷笛那樣由校長張帆以一己之力撐起,大部分音樂節背後都有音樂、文化公司,VC/PE的身影在這些企業背後閃現。比如,草莓音樂節的主辦方摩登天空已經完成了5輪融資(投資界制表如下):

  除了摩登天空,還有不少文化公司有主辦或承辦音樂節的業務,投資界做了不完全統計:

被創投圈愛上的音樂節 靠搖滾和姑娘就把錢賺了?

  除了投資這些音樂、文化公司,資本方也會和企業一起主辦音樂節。2016年8月,IDG中國媒體基金聯合主辦的山谷民謠音樂節開場,不過創投圈與音樂圈的碰撞不止這一樣,同年9月17日,新工場、達晨創投、集結號資本、青山資本參與的亞傑國際創業音樂節在北京科技大學上演……

  資本頻頻出手的原因,其實可以籠統地歸結為“消費升級”這四個字,文化娛樂於金錢的交織變得更加大眾化。除了投資機構,音樂節這麽贊的營銷聖地也集結了一眾贊助方和廣告主。

  音樂節的贊助商類別不一而足,包括地產、汽車、通訊、服裝、化妝品、飲品以及不少互聯網公司,比如豆瓣、人人網、蝦米音樂、陌陌、高德等等。音樂節的國際贊助商也越來越多,比如與長江國際音樂節合作的品牌就包括奧迪寶馬

  不過,被風投愛上的音樂節,卻沒讓主辦方“賺瘋了”

  不斷推陳出新的音樂節,吸引到各種贊助商,也在資本的助推下開始了各自的品牌化經營。尷尬的是,盈利依舊很難。

  知名歌手、樂評人沈黎暉說,中國的音樂節只有15%是賺錢的。莫非是現在音樂節太多,觀眾不夠用了?

  可以肯定的是,今天的音樂節造價成本太高了。有人曾做過統計,萬人以下的小型音樂節,單日成本在200萬元左右,而萬人以上的大型音樂節,則需500萬元左右。甚至有些音樂節舉辦3天就能花費3000萬-5000萬元。

  在成本構成中,除了場地租金、安保、現場聲光電之外,藝人的出場費幾乎占據成本的60%,畢竟藝人重量級往往意味著音樂節的質量。

  天平的另一頭,音樂節票房收入顯然沒有太出彩。2015年的成都大愛音樂節,6000多萬元的高投入只換來了300萬的票房收入,4天到場10萬人,售票卻不足5萬張,黃牛影響了大部分。這並非個例,各類音樂節門票售價都比較低,黃牛再一攪合,拿到的錢就更加微不足道。

  好在票房從來不是盈利關鍵點,但贊助費也往往涵蓋不了過高的成本。衍生品生意可能更好做些,說的誇張點,如果遇到下雨天,有些當地居民光靠在音樂節那幾天賣雨具和坐墊就能達到平均年收入,可惜這收入也落不到主辦方的腰包裏。

  結語

  雖然音樂和演藝人的質量直接影響到現場效果,但一場音樂節的成功絕不僅僅止步於音樂本身,它已經是一個創意無限的跨界活動,音樂、電影、科技、創業公司、會展、教育、公益、風投等多種元素相結合,處處都是驚喜。

  音樂節不單單等於搖滾,電子樂舞臺成為大型綜合性音樂節的標配,二次元文化和動漫產業的興起激發了很多相關主題的音樂節,甚至旅遊業,依托國內各個景區,儼然把音樂節當成了主要拉動力。

  先不管盈利與否吧,這麽一個可以瞬間集結幾萬、十幾萬人的大型活動,每個分支都會延伸出無限的可能,音樂消費市場有巨大的潛力等著人們去挖掘。

  (原標題:一年200多場,國際贊助商不斷,被創投圈愛上的音樂節,靠搖滾和姑娘就把錢賺了?)

(責任編輯:王剛 HF004)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被創投圈愛上的音樂節 靠搖滾和姑娘就把錢賺了》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