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明明是“月光族”的90後,如何成了有房一族?

2017-11-12 16:12:20 21世紀經濟報道 

  導讀:90後是在經濟上升曲線中成長的一批人,也是在互聯網大潮削弱了家庭教育依賴的大環境中長大的,所以在買房這件事上,他們似乎比我們想象中更從容,更理智。

  身邊的90後們,很少有人有大額存款。有的甚至已經工作了3~4年,但存款從來沒有到過6位數。

  他(她)們會用好的電器,穿漂亮的衣服,跟朋友去三裏屯聚會狂嗨,吃好吃的,他們衣櫥裏的衣服有很多件可能一次都沒穿過,新買的電器因為搬家就隨手送人了。他們努力掙錢,也努力把錢花光。你問他們存了多少錢,回答往往是:沒有,月光。

  90後被貼了很多標簽。有人說:90後生活在蜜罐裏。有人說:90後自我。有人說:90後貪圖享受。有人說:90後不買房。還有人說:90後撐起了現金貸千億級市場。

  雖然多數90後並不存錢,也不會為了買房而省吃儉用,但90後其實也買房。只不過對於買房這件事,90後有著更為“歐美化”的消費觀和理財觀。

  比如,我身邊的這幾位90後,雖然他們都是“月光族”,但不怕刷爆卡,不怕背負幾百萬負債,因為他們對未來更加樂觀。當然,他們都有家人的支持。他們雖然不能代表全部90後,但至少也代表了其中的一群人。

  圖片

  “更喜歡負債”的90後

  01

  小戈,白領男,貸款250萬,工資剛夠月供

  小戈剛拿到相對不錯的薪水,在南京站穩腳跟,就要面臨急劇上漲的房價和不友好的信貸政策。父母能夠提供的首付給了小戈兩個選擇:一是,買個市區老破大,月供壓力小;二是,一步到位買到河西的次新,但是需要貸款250萬。

  給我打電話過來征求建議的同時,小戈也表明了他自己的想法:“收入還是在增加的,這點月供到明年就不覺得多了。” 新房對於小戈的吸引力明顯比老破小要大,他願意因此而背負高於現在承受能力的月供。

  折騰了3個月,小戈終於趕上基準利率末班車,但是他每個月的月供高達13000多元,工資全部用來還月供了,生活費還得啃老。

  期間,為了盡快完成交易,提早搬進房子,小戈要求做加急,原本這筆費用應該由賣家承擔,但小戈為了保險主動要求分擔費用。“不愛計較,效率優先”,是典型的90後思維。

  02

  重重,IT女,“比起存錢,我更喜歡負債”

  重重剛來北京的時候,300萬元不到可以買一套五環內的一居室。但之後的兩年裏,同樣的價錢所能買的房子只能不斷向五環外延伸。2017年以後,300萬就只夠交首付和稅費了。

  2017年,重重終於說服父母賣掉二線省會的房子,給自己盡可能多地湊一些首付買北京。她一步步把買房預算加到了600萬元,打算一步到位,在五環內買一個改善型的兩居室。

  重重計劃首付四成,600萬的房價就意味著,她即將負擔高達360萬的貸款。“比起存錢,我更喜歡負債”。

  圖片

  雖然在收入較高的互聯網公司工作,但重重的工資還是不夠還房貸,需要父母補貼一些月供。不過重重的父母是生意人,有足夠的財力。

  重重說,“未來即使回去,我還是要在這裏買一套房子,畢竟北京比家鄉的機會多得多。”她最近正在備考CFA(特許金融分析師),為將來有更多的職業選擇做準備。

  03

  溜溜,公務員,買房不忘小資生活

  溜溜是公務員,坐標南京,家境還算不錯,工作後結束“啃老”,但一樣存不住錢,每月信用卡賬單最低7000元,每年至少一次海外旅遊

  眼瞅著房價蹭蹭的漲,溜溜動了買房的念頭。今年上半年溜溜找到我,問我要不要把家裏另一套浦口的房子賣掉,那套房子有點遠,一直不住也不出租實在可惜。而且賣了可以換個高檔一點的小區,或者離單位近的房子。

  我推薦他把浦口的老破小置換到河西,河西的新房低於二手房,以舊換新,對於剛進入限價期的南京是很好的選擇。

  在溜溜的“忽悠”下,父母終於同意賣掉浦口的房子,給他做了買房的首付,反正早晚也得買婚房。溜溜最終選了一套新區的房子,房價比河西低,還貸壓力不像小戈和重重那麽大,每個月用公積金就夠一多半月供了,他還可以繼續過著他的小資生活。

  圖片

  投資現在,還是期待未來?

  現實從來不會缺席,就像辛波斯卡的《現實世界》中寫的:它是一個難以對付的家夥/它坐在我們肩上/使我們的心變得沈重/擾亂我們的腳步。

  高房價,就是90後面對的最大現實。

  對比身上依舊留有上一代人“謹慎”習慣的80後,90後更放得開。他們在改革開放之後的經濟高速發展期長大,對未來的預期比較樂觀,這也是他們身上“迷之自信”的來源。

  從經濟學的角度講,負債的本質是把未來的收入在現在變現,盡管它將會產生利息成本,但是首先它能夠讓你有更多的錢去做事,增加現在的可支配收入,去投資自己,而不是把計劃留到未來為實現;其次,它能夠消除時間帶來的不確定性成本。

  我們經常說,歐美發達國家的人不愛存錢,因為他們社會福利好。實際上福利只是一方面,他們對錢的理解方式,以及他們所處的社會發展階段,能夠讓他們體會到適當的負債對現在是有利的。

  在大學畢業之前我們的收入是負的,剛上班的頭幾年也會比較拮據,收入最好的時間段在30到50歲之間,之後的掙錢能力又開始下降。如果能把30到50歲的一部分現金流提前分配到20到30歲這個階段,用來提高自己的能力,做一些投資,又會反過來提高你30歲之後的收入。

  所以,從經濟學角度看,負債並不僅是一種消費觀,更代表著你對金錢的理解和規劃。財經作家吳曉波就曾舉過一個例子:一個子承父業的出租車司機,靠著兩代人30年“踩油門”掙錢,全款買了兩套房,父母住一套,他自己住一套。守著兩套固定資產,但是如果不出車,家裏的現金流就斷了。

  出租車司機的思維代表了上一代人的工作生活模式:主要收入來自一份工作,在最沒錢的年齡省吃儉用,在最有錢的年齡把一生掙到最多的一筆錢沈澱到房子上,或者沈澱在銀行賬戶。這種方式的最大弊端是:錢一直是死的。

  在經濟學中,錢只有流動起來才能發揮作用,才有更大的價值。就像我們的期房銷售政策,賣期房本身就是一種負債行為,從你交了錢開始,開發商就欠你一套房子。

  並不是說90後更懂經濟學。從改革開放至今,每隔10年中國經濟就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90後是在經濟上升曲線中成長的一批人,也是在互聯網大潮削弱了家庭教育依賴的大環境中長大的,所以90後並不懼怕負債,90後更註重生活質量,90後更相信自己,90後也有他們應對現實的態度和方式。

  (應采訪對象要求,文中皆為化名)

 

  

(責任編輯: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明明是“月光族”的90後,如何成了有房一族?》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