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揭秘富豪背後的故事,看懂了你就不會窮!

2017-12-07 08:10:49 和訊名家 

   前幾天,各位互聯網大佬雲集烏鎮,一起開了個會,會上展示了各家最新的科技成果,展望未來的賺錢方向。

  不過,最火的不是以上這些,而是大佬們“拉幫結派”先後攢的東半球最強飯局。

  先是網易丁三石自帶豬肉、黃酒攢的丁磊晚宴,後是美團王興和京東劉強東攢的“東興局”,占互聯網大半邊天的大佬們都加入了。

揭秘富豪背後的故事,看懂了你就不會窮!
揭秘富豪背後的故事,看懂了你就不會窮!
揭秘富豪背後的故事,看懂了你就不會窮!
  參加這兩個飯局的大佬,身價最低幾十億起。有人算了一筆賬,出現在兩大飯局大佬的公司,總共市值為4.6萬億。

  相當於2016年浙江省全省一年的GDP收入!

 
  不過各位,錢哥今天可不是來八卦的。別人關註這飯局為啥沒請馬雲,哥可不關心。

  不知道你們怎麽想,反正哥看到這些照片,第一個想到的問題就是——

  為毛這桌上沒有我啊?

  賺錢幹貨第一大號,每天一個賺錢路子!

  如何在30歲前賺到100萬?

  關註【說錢】,回復“資料”獲取資料包

  古人雲:見賢思齊。

  中國人那麽多,為啥這些人能賺到如今的天量財富?他們哪些方面特別值得你我普通人借鑒學習?咱們今天來反思下。

  劉強東:為融資一夜白頭

  劉強東的京東,現在做大做牛了吧?可你知道嗎?在做京東之前,劉強東就曾創業失敗過。

  還在上大學時,劉強東就把自己辛辛苦苦寫代碼賺到的第一桶金,投入開了一家餐廳。

  但由於不能每天去餐廳,也缺乏管理經驗,很快就被人鉆了空子。

  大廚和收銀員談起了戀愛,倆人合夥把餐廳給掏空了。

  開餐廳敗光了劉強東敲代碼掙的第一桶金,還欠了一屁股債。萬般無奈之下,劉強東只得找老父親借錢還債發工資。

  後來幾經輾轉,創立了京東,但也並非一帆風順。2008年,第一輪融資用光後,京東面臨著倒閉的危險。

  那個時候正值經濟危機,京東何時盈利遙遙無期,沒人願意掏錢給一個不知何時才賺錢的企業。

  為融資,34歲的劉強東一夜之間白了頭。

丁磊:低潮期想賣網易
丁磊:低潮期想賣網易

  說起網易老總丁三石,堪稱另類:

  別的大佬瘋狂挖人布局,他養豬;別的大佬大談人工智能,他養豬;別的大佬開會狂飆概念,他帶著自產自銷的豬肉和雞、黃酒,攢飯局…….

  不知道的人,以為丁磊就是天生的商業奇才,網易事業一帆風順。什麽門戶網站、遊戲、跨境電商,幹啥都能先人一步。但其實,這世界壓根就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

丁磊創立的網易,也曾遭遇過潰敗,而且生死存於一念間。
  丁磊創立的網易,也曾遭遇過潰敗,而且生死存於一念間。

  2001年,互聯網泡沫破滅時,網易股價跌慘,最低時只有53美分。

  這還不算,2001年9月,納斯達克以財報存疑為由,宣布網易股票停止交易——網易被停牌了,而且是中國公司第一次在美股被停牌。

  那時年僅31歲的丁磊非常迷惘,有心賣掉網易,但由於網易財務審計有問題,沒人敢買。

  萬念俱灰的丁磊當時問步步高(002251,股吧)創始人段永平(有關段永平其人,可查看文章《深扒隱形富豪:馬雲王健林算什麽,他才是真正的中國首富!》),能不能賣掉公司再開一家。

  段永平反問:“

  你現在就有一家公司,為什麽不把它做好呢?”

  丁磊如夢初醒,嘗試轉型,投資開發了網絡遊戲《大話西遊》,同時和運營商合作開發短信業務——“移動夢網”。

  這以後,才有現在的網易和丁磊。

  馬化騰:為盤活QQ假扮女孩陪聊

  現在一提微信、QQ,都知道騰訊這個即時通訊的巨無霸,可是,騰訊剛創立時,日子非常艱難。

  1998年,QQ還叫QICQ,馬化騰每天一睜眼,腦子裏全是怎麽才能弄到錢。

  為了籌錢,馬化騰獨自在辦公室裏一坐就是一整夜。

  為了拉用戶量,生性靦腆的馬化騰一咬牙,在網上親自上陣假扮小姑娘陪聊。

2000年,那場互聯網泡沫化寒潮襲來時,騰訊進入了最為困難的時期。賬上余額不多,又被催著還欠款,股份還沒人看得上,連做的產品也不被市場看好。
  2000年,那場互聯網泡沫化寒潮襲來時,騰訊進入了最為困難的時期。賬上余額不多,又被催著還欠款,股份還沒人看得上,連做的產品也不被市場看好。

  萬般無奈的馬化騰想:“養不起就賣掉吧。”

  可是就連賣QQ也問題頻出,買方要麽想獨家買斷、要麽開價太低,甚至有人覺得這是小孩玩的東西。

  當現金幾乎斷絕的時候,馬化騰他們不得不舔著臉到處借錢,據說當時深圳城裏稍微認識的人都被他們借了一遍。

  其中,有兩位有錢朋友分別借給騰訊20萬元和50萬元。馬化騰向他們提出,能否用騰訊的股票來還債,誰知都被婉轉拒絕。

  有一位甚至慷慨地表示:“

  你真的沒錢了,不還也可以,不過我不要你的股票。”

  曾經的騰訊就是這麽不被看好,不知道那個寧願要不回錢也不要騰訊股票的哥們,現在作何感想。

  張一鳴:見投資人說話說到失聲

  成立於2012年的今日頭條,在短短5年時間內,擁有6億多用戶,日活用戶高達1.2億,成為目前移動端最具活力的新聞資訊APP。

  今日頭條也已成長為一個名副其實的超級獨角獸,目前估值超過220億美元。

  但是張一鳴的創業卻並非一帆風順。

揭秘富豪背後的故事,看懂了你就不會窮!
在創立今日頭條前,畢業8年的宅男碼農張一鳴,曾先後創業4次,但都以失敗告終。

  即便2012年創立今日頭條,張一鳴也並非一帆風順。

  在一次采訪中張一鳴透露,“在創立的前一年半,其實整個業界並不看好今日頭條。”

  在第二輪融資的時候,不是很順利,在一個月期間,張一鳴見了30多個投資人,並且因為說話太多,嗓子都失聲了。

  那時候,張一鳴每次見完一個投資人,都會和自己的合夥人交流:

  “今天發揮得不好,好像說的、問的都不能夠對上口形,回去我得再想想看,怎麽才能跟他們講清楚,我要做什麽。”

  王興:創業10年九敗一勝

  現在說起王興,都知道他是美團創始人,是美團和大眾點評合並後的實際掌舵者。

  可很少有人知道,這個來自福建龍巖、1997年被保送到清華大學的大男孩,曾被業界稱為“史上最倒黴連環創業客”:

  他是人人網的創始人,卻沒能等到網站上市收獲財富。他推出了中國大陸第一個微博網站飯否,卻意外關停被新浪搶奪先機。

  就連第三次創立美團網,也差一點在2010年千團大戰中灰飛煙滅。

2010年6月,拉手、糯米等對手紛紛拿到融資,而美團融資遙遙無期,最難時美團10個銷售有4個都去了糯米,離開的銷售還帶走了美團跟萬達談好的單子。
  2010年6月,拉手、糯米等對手紛紛拿到融資,而美團融資遙遙無期,最難時美團10個銷售有4個都去了糯米,離開的銷售還帶走了美團跟萬達談好的單子。

  那段時間非常壓抑,銷售們每天都在樓道裏大把大把地抽煙,抽完煙就出去談商家。

  而王興除了假裝淡定給團隊註入強心針外,要做的另一件事就是約見每一個要離職的員工,並花費大量時間勸說。

  直到2010年9月,王興拿到紅杉的第一筆投資,美團創立後的第一個生死劫才終於被跨越。

  程維:人身安全曾受到威脅

  創業三年滴滴註冊用戶2.5億,高峰時期的日呼叫超過1000萬次,覆蓋360個城市,估值突破500億美元。

  可你知道嗎?滴滴初創立時手上只有80萬資金,程維為了滴滴能夠在眾多出行軟件中殺出重圍,每天都膽戰心驚。

  直到今天,滴滴的會議室,還有獨特的命名:

  西客站、C980、七天七夜、狼圖騰。每一個會議室名字的背後,都是滴滴曾經經歷的腥風血雨。

  程維曾說,特別沒有安全感,總感覺滴滴隨時都可能死掉,就連C輪融資時也異常艱難。

那時紐約所有答應給Offer的投資人都以各種理由放棄,幾經輾轉跑到舊金山找錢,結果被所有投資人拒之門外。
  那時紐約所有答應給Offer的投資人都以各種理由放棄,幾經輾轉跑到舊金山找錢,結果被所有投資人拒之門外。

  不僅如此,滴滴專車快車的推出,動了出租車司機的奶酪,滴滴總部還曾被數百輛出租車包圍,滴滴曾多次被出租車司機集體抗議。

  程維曾說:“滴滴就是一輛250邁高速行駛的汽車,在路況異常復雜的路上,還有人來撞你。

  任何一個細節操作的失誤,任何一個彎道甚至一塊石頭,都很可能讓我們前功盡棄。”

  錢哥有話說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大佬們成功背後的曲折和辛酸反復證明: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

  錢哥不否認,大佬們的成功,有時代機遇和運氣的成分,但他們那種不服輸、在哪跌倒在哪爬起、敢闖敢拼敢逼自己的勁頭,我想值得我們每個人學習。

  我們羨慕大佬們的財富和成就時,別忘了他們為之付出的艱辛和努力,也不妨問下自己,我有沒有盡力。

  如果上學、打工時不能竭盡全力,還指望哪天能撞大運發大財,這簡直就是癡心妄想。

  錢哥一直覺得,人和人的差別,無非是努力、堅持、不服輸。

  一個人如果對自己狠到一定程度,肯不計成本地付出,終究不會過得太差。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說錢。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揭秘富豪背後的故事,看懂了你就不會窮!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