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我們都有病:越墮落越快樂?

2018-06-13 09:18:47 菜鳥理財 
  現在的你我都有“病”,單純地依靠這些“娛樂”這些短效藥,無異於飲鴆止渴,遲早有一天會病入膏肓。

  從“對罵群”到“三和大神”

  對罵群的“起源”還要從NBA總決賽說起,因為騎士與勇士的激戰引發了兩方球迷的對罵,粉絲們建立了一個對罵群,叫做“勇士騎士球迷互噴群”。

  進群人的經歷是這樣的:“雙方的球迷在不停對罵,是真的在罵,人數漲得飛快。我的狀態是懵的,手機提示音響個不停。”

  從這裏開始,“對罵群”一發不可收拾,各種各樣的互噴群如雨後春筍般地瘋長。

  例如,肯德基麥當勞對罵群、拼多多淘寶京東對罵群、阿迪耐克對罵群、抖音快手對罵群、英雄聯盟DOTA對罵群、香菜好吃VS香菜難吃對罵群、摩拜單車ofo對罵群、無理由有理由對罵群,甚至還有啞巴互罵群......地域、性別、品牌、甚至是口味,這些對抗性極強的話題制造了罵點。

  隨著數量的不斷壯大,許多對罵群已經變成只有臟字連篇,純粹為了發泄而罵,與群名矛盾點無關,毫無觀點支持,粗言穢語橫飛,很多還會上升到人身攻擊,戾氣十足。

  某微信公眾號作者進了“美團餓了麽互噴群”,整個過程下來,他的心態從“這些人有病吧”到“這太有意思了”,內心裏竟然產生了某種不可名狀的快感。

  “一開始我只知道罵人可以發泄,沒想到被罵也有點刺激。我在每次被冒犯的時候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心跳加速,臉也憋紅了。如果對方罵的巧妙,我還想為他鼓掌。”

  最終,這場集體情緒發泄以微信官方出手而收場。相信,參與的人和不參與的人,都預感了某種未知危機。

  從表面看,這是群體化的網絡語言暴力,實際上,每個人都在以這樣的方式消解心中的焦慮。

  這次集體的狂歡,讓我想起一部紀錄片:《三和人才市場 中國日結1500日元的年輕人們》。

  三和人才市場是位於深圳市龍華區的大型職業介紹所,每天都有來自全國各地的打工者來這裏找工作,數十萬人在三和周邊依附其生存。

  他們之中有一群人生信條是“幹一天玩三天”,被稱為“三和大神”。

  與第一代打工者不同,工資太低、太累的工作不在“三和大神”的考慮範圍內,他們只打日結零工,賺一天的工錢,然後拿著錢到網吧玩三天,過著“幹一天玩三天”的生活:

  四塊錢一碗的“掛逼面”,兩塊錢一大瓶的清藍純凈水,五毛一根的紅雙喜散煙,一塊五一小時的網吧,十五塊錢一晚的旅店。

  如果連十五塊住宿費都沒有了也沒事,可以喝一口酒就躺在地上,天為蓋地為席,想睡哪裏睡哪裏。

  餓肚子和露宿街頭都是正常的,兜裏有五十塊就算富,有多少花多少,只過今天,不想明天。

  有些淪陷得更深的“三和大神”為了換錢,以幾十到一百的價格賣了自己的身份證,沒有身份證就不可能再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這些人已經沒有回頭路可以走。

  有位名叫宋春江的“三和大神”,身份證被用來註冊了三家註冊資金為五百萬的公司,在他名下有一千五百萬,但是他壓根不知道那三家公司叫什麽在哪裏。

  對三和人才市場了如指掌的個人中介鄧大海給“三和大神”做了一個深刻的總結:

  在他們眼裏沒有時間概念,他會反駁你,你掙了多少錢,你這麽累,是為了什麽,我吃吃掛逼面,躺在外面多悠閑啊。

  從表面看,“對罵群”和“三和大神”沒有必然聯系,深入思考我們就會發現:

  “互罵群”是發泄情緒,“三和大神”是自我放棄,背後都是對這個時代無能為力的抗議。

  心理學上講,當一個有感受到壓力,產生焦慮情緒,他排解的方式有兩種:第一種是向外,攻擊他人;第二種是內向,即自我攻擊。

  人人焦慮的時代

  相信,大家都不會茍同“互噴”,更不想成為“三和大神”。

  但同時我也相信,我們每個人都會感受到他們的焦慮,對他們的無力感感同身受。

  信息大爆炸時代,受惠於以光速傳播的信息,我們有了便捷的生活和工作;但同時,我們也為信息傳播的受害者。

  太多的信息,讓我們應接不暇,每天打開手機,滿眼皆是讓人驚嘆的信息:

  《摩拜創始人胡瑋煒套現15億:你的同齡人正在拋棄你》、《中國比特幣首富李笑來,幣圈第三,睡一覺掙2億,6年身家60億》等催生焦慮的文章,讓你無處可逃。

  當身邊“一夜暴富”的神話越來越多,當努力上班不如當“包租婆”,當努力上班不如炒幣,當努力上班不如炒房……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懷疑:每天努力工作按時打卡,過著“996”的生活還有什麽意義?

  曾經,我們面臨的矛盾是物質貧乏,那時候我們都不富裕,但也沒有太多焦慮;現在,我們面臨的問題早已經不是溫飽,而是如何面對巨大的貧富分化以及階層固化。

  胡潤研究院發布報告稱,前十名上榜門檻是五年前的3倍多,是15年前的近37倍。財富增長的速度差距造成了越來越嚴重的貧富差距。

  這個時代,焦慮已經像感冒一樣常見。據智聯招聘發布的《2018年白領生活狀況調研報告》顯示,9成以上白領有焦慮情緒,源自又窮又迷茫;7成白領薪資不理想,渴望通過跳槽改變現狀;新銳中產白領生活品質高,他們對未來同樣焦慮,擔心失去人生質感。

  當壓力和焦慮無處釋放,最後就可能升級變成抑郁。事實上,我國的抑郁癥比例並不低,根據2017年世界精神衛生日的數據顯示,我國抑郁癥患者大約有3000萬。

  出路在何方?

  當我們習慣於用“抖音”、“互罵”等方式緩解一時的焦慮,我們的精神世界就會越來越走向虛無,我們正活在一個娛樂至死的時代。

  《娛樂至死》是美國媒體文化研究者、批判家尼爾·波茲曼於1985年出版的關於電視聲像逐漸取代書寫語言過程的著作。書中說到,人類正悄無聲息地成為娛樂的附庸,毫無怨言地,甚至心甘情願地,成為娛樂至死的物種。

  過度的焦慮,過度的無力感,如果不能改善就會越陷越深。這也就意味著你行走在危險的邊緣。現在的你我都有“病”,單純地依靠這些“娛樂”這些短效藥,無異於飲鴆止渴,遲早有一天會病入膏肓。

  20世紀60年代,美國斯坦福大學心理學教授沃爾特·米歇爾(Walter Mischel)設計了一個著名的關於“延遲滿足”的實驗。

  實驗結果證明:那些能等待並最後吃到兩顆軟糖的孩子,自控力更強,他們具有一種為了更大更遠的目標而暫時犧牲眼前利益的能力;

  而那些急不可待只吃一顆軟糖的孩子,自控力就相對弱,當欲望產生的時候,無法控制自己。換句話說,能等待的那些孩子的成功率遠遠高於那些不能等待的孩子。

  當一個人只為了滿足於眼下,就意味著未來他的成功幾率更低。

  因此,請別讓娛樂至死毀掉你的人生。奧地利著名作家茨威格在其作品《斷頭王後》中寫道:“命運給你的禮物,早已暗中經標好了價碼。”

  當你焦慮,說明你對生活有更高的追求,所以請珍惜你眼前的生活。

  理性看待貧富差距,理性看待各種信息,理性面對生活的壓力。可以焦慮,但一定不要過分焦慮。

  拋棄那些可以短期讓你發泄壓力,緩解焦慮的“藥”。去讀書充實自己的大腦;去運動健身充實自己的體魄;去好好學習理財充實自己的錢包。

  焦慮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只會逃避還自欺欺人。

(責任編輯:趙艷萍 HF094)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我們都有病:越墮落越快樂?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