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消滅中產, M型社會即將到來?

2018-07-10 08:44:02 和訊名家 
  正如字母“M”所展示的形態,右邊的富人和左邊的窮人變多了,從中低收入階層到高收入階層,中間有一條絕大的難以逾越的V型鴻溝。

  曾經很長一段時間,總會有人不斷問起一個問題,這個問題雖然只有簡單4個字,但我卻已經說不出答案了。

  「你幸福嗎?」

  2017年12月10日,中興公司42歲的研發組主管歐某從公司的高樓縱身一躍,結束了自己寶貴的生命。

  2018年6月5日,44歲的萬達商管公司南京萬達茂分公司總經理徐毓失聯,6月6日,其遺體被發現,死於高樓墜亡,已排除他殺。

  他們身上都有一個共同的標簽,「中產」,或者「假中產」會更合適。

 

在經濟學裏有一個詞語叫“M型社會”,是日本趨勢研究學者大前研一所提的觀點。

M型社會,指的是原本人數最多的中產,除了小部分能夠繼續往上,躋身富人階層,其他大部分都再次返貧,淪為了窮人。
  M型社會,指的是原本人數最多的中產,除了小部分能夠繼續往上,躋身富人階層,其他大部分都再次返貧,淪為了窮人。

  正如字母“M”所展示的形態,右邊的富人和左邊的窮人變多了,從中低收入階層到高收入階層,中間有一條絕大的難以逾越的V型鴻溝。

  中產是維持社會穩定和經濟發展的中堅力量,他們既不會因為吃不上飯而絕望,也不會因為沒有追求而停下腳步。

  所以最穩定的社會類型是橄欖型或者倒“U”型社會,簡單地說,中產必須占有人數優勢。

  說白了,我們所追求的小康社會便是如此,大部分人都能過上剛好有點盈余的生活,只有小部分富人和窮人。

  M型社則恰恰相反,中產崩塌消失不見,成為人數最少的部分。

  在M型社會裏面,失業率和物價年年上漲,中產的消失導致整個社會對未來都失去了積極性。

  最終,形成了極度貧窮和極度富裕的絕望社會。

  國家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所研究員丁元曾經說過:「中國的整個社會結構還沒形成橄欖型就已經逐步呈現M型了,本來很弱的中間階層在往下塌陷。」

  招行去年年報中的一組數據,就是最好的例證。

  作為中國最好的面向個人客戶的銀行,招行金葵花及以上的客戶僅占客戶總數的2%,卻貢獻了招行客戶資產管理總額的82%。招行金葵花以下的客戶戶均資產只有1萬多點,金葵花客戶戶均資產是153萬,私行客戶戶均資產2826萬。

  就這樣,經濟學理論中常見的20/80法則,變成了2/80。

  年前,《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在網絡上刷屏了。

  一場感冒,就能輕易掏空了北京的中產,讓一個家庭疲於奔命,甚至支離破碎,中產比想象中還要脆弱。

  看似光鮮的中產,既不愁吃也不愁穿,為何會一夜之間就變成“中慘”?

  據統計,全國居民收入指數最高的地方是北京和上海,上海2017年全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58988元,北京則是57230元。

  作為兩個全國收入最高的兩個地方,一年的可支配收入也僅僅只是6萬元不到的水平。

  而2017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也就只有25974萬元,相比全國房價,這個數字簡直不夠看。

  據數據顯示,2018年一季度全國住宅新房銷售均價達8275元一平方米,200個縣城房價已經將近破萬。

  辛苦工作一年,只能換來3平米左右的房子。

  2007年中國居民部門債務占GDP的比重還不到20%,2017年已經上升到54%了,時間只是短短10年。

  反觀美國,杠桿從20%上升到50%用了40年的時間。

  人大副院長陳彥彬曾經說到,以家庭債務對比家庭可支配收入,中國家庭部門杠桿率已經高達110.9%。

  換言之,中國家庭每年的全部收入已經無法還清債務了,只要稍微停下腳步,基本上無路可走。

  如此境地,還談什麽幸福感?

  一方面,2018年5月社會消費品零售同比增速是8.5%,達到2004年以來的歷史新低。

另一方面,2018年3月住房貸款占居民負債結構的54.13%,這是沒算上違規通過消費貸等貸款變相進入房貸的數據。
  另一方面,2018年3月住房貸款占居民負債結構的54.13%,這是沒算上違規通過消費貸等貸款變相進入房貸的數據。

  短短10年時間,中產成為了負債主力,結果,現在連消費都不敢想了。

  江南憤青曾說過,消滅中產的辦法主要有三種。

  第一種是全面通貨膨脹,第二種是稅制改革,第三種,也是中國的中產們目前經受的這一種,是給中產階級“機會”,大量投資和加杠桿的機會。

  而現在來看,樓市鎖住了中產們本就稀缺的流動性,股市讓無數投資者血本無歸,各類理財產品全面打破剛兌,風險事件頻發……

  這一套組合拳,正一步步把中產壓垮。

  隨著人口結構的轉變,中產們面臨的壓力又增加了一項:生育。

  就在昨天,菜導的朋友圈有一位事業有成的在頭部互聯網公司任職的朋友突然感嘆說:「感受到中年危機了。搞不定老的,也搞不定小的。在車裏抽完兩根煙,覺得應該再去拉幾單滴滴。」

  這哥們,去年剛剛生了二胎。

  就在前不久,萬眾矚目的個稅改革修正案已經確定了,將於2019年1月1日起實施。

  「首次增加子女教育支出、繼續教育支出、大病醫療支出、住房貸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專項附加扣除。」

  這條個稅改革的細則,被網友稱為“單身稅”,意圖就是提倡更多的人結婚生小孩和貸款買房,這樣你就可以少交稅。

  在單身稅出來之前,二孩政策已經正式放開了。

  但效果並不明顯,2017年的出生人口是1723萬人,比2016年還少63萬人,這還是在全面二孩政策疊加人口高峰下,出現的出生人口減少。

  目前,按照官方的說法,修正人口普查漏報等情況,我國總和生育率在1.5-1.6,遠低於更替水平。而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時,我國總和生育率為1.18。

  這一數據,甚至低於已經陷入人口危機的日本。

消滅中產, M型社會即將到來?
  攜程創始人、人口專家梁建章一直都是全面放開生育的鼓吹者。他指出:「未來我國育齡婦女會以每年百分之幾的速度減少,而更嚴峻的是,隨著生育成本居高不下,育齡婦女的生育欲望也會快速地減少。」

  梁建章發現,政府補貼與生育率之間呈正相關。但他也坦言:「中國是不是有這個準備或者有能力去花這麽錢鼓勵生育,這是非常值得大家關註的一個話題。」

  只需要再過幾十年,中國人口結構就會先行進入M型結構,一堆老人一堆小孩,中產勞動力成為夾在中間的弱小夾心層。

  不但要面對自身存活的巨大壓力,還要面對巨大的撫養壓力。

  根據瑞信發布的《全球財富報告》,以個人擁有財富5到50萬美元為標準,到2020年中國的廣義中產階層將會達到4億之多。

  為什麽中產越來越多了,但是大家卻不願意生小孩和消費?

  還不是因為一個「窮」字,買房掏空了一切資產。看似榮升中產,結果都是賬面財富,靠著負債買房,靠著房價攀升變中產。

  如果撇開房產,中產還能值幾個錢?

  據統計局的統計,2017年基尼系數是0.467,比2016年的0.465上漲了0.002個百分點,比2015年上漲了0.005個百分點。

  基尼系數是國際上通用的指標,用於衡量一個國家居民收入差距的大小,數值越大,收入不平等程度越大。

  目前,中國是世界上貧富差距最大的國家之一。

  一個還沒形成的橄欖型社會,一個房價物價醫療價格都在攀升的社會,正被各種壓力掏空成M型社會。

  大前研一在《M型社會》中,對所謂的中產提出了3個問題:

  一、 房屋貸款造成你很大的生活壓力嗎(或是你根本不敢購置房產)?

  二、 你打算生兒育女嗎(或是你連結婚也不敢)?

  三、 孩子未來的教育費用讓你憂心忡忡嗎(或是你連生孩子也不敢)?

  這三個問題,只要你有一個的答案是肯定的,那就意味著你不算是或者不再是中產階級了,富裕和安定,正離你愈來愈遠……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菜鳥理財。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馬金露 HF120)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消滅中產, M型社會即將到來?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