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紅周刊》獨家對話查理· 芒格:你不需要投資很多東西才會富有

2018-08-04 09:36:27 證券市場紅周刊  本刊 謝長艷

  · 序語· 一本收錄芒格近20年來主要公開演講內容的《窮查理寶典》,讓無數投資者如甘露入心、醍醐灌頂。當和巴菲特的導師與人生合夥人、當代最偉大的投資思想家、伯克希爾· 哈撒韋公司副主席查理· 芒格先生坐到一起,他的天才智慧便在其每一句話中靜靜流淌。

  芒格先生樂於敞開自己的思想,更一心為投資者們打開一個全新的世界。他傾吐伯克希爾是怎麽用杠桿的,他還原自己曾錯失50億美元的投資機會,他鼓勵投資者擁抱中美兩國國內的最偉大公司,他希望投資者能做個理性的人以及應該擁有怎樣的有意義的生活。

  說話時,芒格先生總不忘喝一口冰可樂。要知道,通過投資可口可樂,芒格先生背後的伯克希爾獲得的投資回報達到1312.78%。

  《紅周刊(博客,微博)》:首先,非常感謝芒格先生接受《紅周刊》的專訪,這次采訪不僅是《紅周刊》的幸運,更是國內投資人之幸!收錄芒格先生演講稿的《窮查理寶典》被國內價值投資者譽為投資“聖經”。從這個角度說,國內投資人和您雖然隔著一個太平洋(601099,股吧),但並不陌生。作為價值投資思想大師,您的投資理念影響了一大批中國國內的職業投資人。希望通過這次采訪,能夠給國內職業投資人傳道、授業、解惑,讓國內的職業投資人在價值投資的路上能夠越走越寬、越走越遠。

  芒格:我將盡可能提供幫助,回答你們提出的問題。

  投資者如何做到耐心

  《紅周刊》:首先和您交流的是職業投資人如何樹立正確的投資理念?

  您一直強調,投資要耐得住時間,用中國話講是“十年磨一劍”。在今年的伯克希爾股東大會上,您再次強調,投資“要找到好的機會並且去長期堅持”。很多投資人知道這個道理,但卻耐不住時間的寂寞最終投資無果。怎麽才能做到知行合一呢?

  芒格:如果把投資當作在賭場賭錢,以賭博的方式投資就不會做得很好。因為你會很在意目前的結果,沒有耐心。這種在賭場的人和我的投資風格就不一樣,不是我的信徒,就不能做到知行合一。資本市場有許多愚蠢的賭博者,這些人的成績不如有耐心的投資者成績好。

  我建議中國的投資者,少賭博多投資。投資追求的是一個長期的結果,而不是像在賭場一樣立刻就有回報。

  《紅周刊》:更少賭博,更多投資,投資就需要耐心。那麽耐心是天性的東西,有的人有耐心就適合投資,如果沒有耐心就做不了投資?

  芒格:有一些事情是天生的,但是有一些事情是後天可以訓練的,耐心是可以後天鍛煉出來的。美國有一種說法“long attention span”,就是長久註意力持續時間,是看一個人對一件事情的註意力有多長。在中國的文化裏,有很多人很長時間去專註於一個事情,教育也一直強調要對一件事情要專註很久,直到完成。這是人們非常非常希望擁有的特性,因為如果你能長時間深入、努力地思考某一方面的問題,你就會更有可能獲得正確的答案。

  雖然中國的文化裏一直強調做一件事情要專一,直到完成,但這樣的教育文化裏卻有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即資本市場中還是有很多人投機、不專一,這就和文化不太相容。要做一個長時間的結果而非短期,可有很多中國人不會註意這些,所以就做不到“找到好的機會並長期堅持”。

  為何理性在投資中最重要

  《紅周刊》:除了耐心,芒格先生您還曾經說過,對投資人最重要的一個詞是:理性!為什麽理性最重要?而不是知識、智力、耐心等?這也是國內職業投資人希望向您請教的問題。

  芒格:絕對是這樣,絕對是!理性最重要。什麽是理性呢?理性就是實事求是。而絕大部分人看世界,是看到自己希望看到的,如果這樣,就像通過變形的眼鏡看這個世界,有多少知識、耐心都沒有用。因為你看到的世界就是脫節的,沒有理性的態度,其他都沒有用。

  《紅周刊》:但人大部分時間都是非理性的,那麽請問芒格先生,投資人靠什麽獲得並保持理性?

  芒格:你必須用心、努力去做到理性,而且你必須重視、在意理性。如果你自己都不在乎,就不會努力去做到理性。那你可能就一輩子不理性,那麽必然會承受糟糕的結果。

  成為理性的人也是儒家的態度。就像孔子所說,是道德上的責任,而不僅僅是為了個人的利益而成為理性的人。我會比其他人更進一步。

  《紅周刊》:我想成為理性的人,該如何突破和進步呢?

  芒格:你需要一輩子的努力,並且需要大量地閱讀。

  《紅周刊》:芒格先生您也說過,投資不容易,因為在這個市場上我們看到的多數都是假象,那麽怎麽樣理解投資人看到的都是假象,那麽真相又在哪?我們怎麽樣獲取真相?

  芒格:有許多人認為市場就是真理,即市場通過其運行的軌跡可以告訴人們公司價值的所在,但這不是伯克希爾或查理· 芒格投資的方式。我們做投資,只有價值遠高於我們的支付價格時才會投資。我們要對公司本身做深入研究、理解公司的價值,然後等待某個標的的價值低估再去買入它,通過這種行為進行長期的投資。價格充滿了欺騙性,而真相就是公司本身真實的價值、天然的價值,理解了這一點才可以真正的賺錢,我們對於市場中的賭博者不屑一顧。那些僅靠關註價格波動,而耗費自己的時間去投資的行為,是很愚蠢的。

  中國何時會出價值投資大師

  《紅周刊》:在中國,很多職業投資人以芒格先生、巴菲特先生為偶像,請芒格先生結合美國的市場談一談,現在只有三十年歷史的中國資本市場,需要一個怎樣的條件、多長時間才能培育出像您兩位這樣的投資大師?

  芒格:中國內地市場將產生許多成功的投資者。看一看中國香港市場,就會得到答案。因為香港市場比內地時間長,市場經濟和證券市場都比較發達,很多中國內地人也參與到香港這個市場化、秩序良好的證券市場中。接下來幾十年,中國內地市場也會越來越成熟、越來越復雜,市場中的投資者也會變得越來越優秀,也會廣受尊重,這裏面一定會出現其他大師。

  香港的例子可以很好地證明中國將來的情況,在證券市場真正賺了大錢的都是那些發現了長期投資目標能夠持續持有的人,而不是那些短期交易、賭博的人。

  芒格一生就投資了三個公司

  《紅周刊》:請問芒格先生您這一生中,最滿意的一次投資和最不滿意的一次投資是什麽?

  芒格:最成功的投資是買伯克希爾· 哈撒韋的股票,我當時以每股16美元的價格支付,現在的價格每股幾乎30萬美元。當然,這筆投資花費了很長時間,是一筆長期投資。我喜歡伯克希爾的工作人員以及文化,我喜歡和我一起做投資的人,我就在那裏坐等長達50多年。整體來說效果很好。這是我非常滿意的一次投資。

  還有許多類似於此的故事。

  李錄和我一起在中國投資有15年了,我們買入了很多股票,賣出的很少。這也是非常滿意的投資。

  《紅周刊》:那您最不滿意的投資呢?

  芒格:這個……,我沒有做過太多壞的投資,所以我不得不想很長時間(笑)。有一些小的,但不是太多,我想半天也想不出來,我的投資裏還沒有比較差的投資。

  我今年已經95歲了,我這一生也就投了3個公司,一個是伯克希爾,一個是好市多,最後一個是與李錄合作的基金。

  你不需要投資很多東西才會變得富有。

  芒格、巴菲特為何喜歡中國人

  《紅周刊》:芒格先生談到了中國和中國市場。今年的伯克希爾股東大會也有一萬多人來自於中國,5萬人中有25%來自中國。

  芒格:我知道。這非常、非常特別。《紐約時報》采訪我時,也問到了我這個問題,就是為什麽在中國的這麽多中國人對伯克希爾· 哈撒韋、對芒格和巴菲特感興趣?

  《紅周刊》:您覺得是為什麽?其實除了來到現場的,中國國內還有更多的職業投資人雖然沒到現場,卻全程在關註和學習您。

  芒格:也許是書(《窮查理寶典》)的原因。但為何中國人喜歡這本書?我覺得答案是:這本書有儒家的味道。中國有著深刻的儒家精神特性,要求人們做事謙遜,不管你多麽富有或擁有多大權利。儒家精神要求人們不斷學習、不斷工作、行為要有尊嚴、有理性、改進已經達到的事情。而這些思想在其他國家是沒有的,碰巧沃倫· 巴菲特和我的行為方式很像那些非常認真信奉儒家思想的人。

  還有另一個原因使我受到中國人歡迎,因為沃倫和我真的喜歡中國人。你喜歡我,我就喜歡你了(笑)。現在你們會問,為什麽這兩個奧馬哈“男孩兒”這麽喜歡中國人(笑)?

  《紅周刊》:為什麽呢?

  芒格:有些事情,許多中國人不理解。如果你從一個美國公民的角度看中國,看到的是這樣的事情:中國人最初來到這裏(美國)是100年前,是為了建設橫跨北美的鐵路,這條鐵路要穿過陡峭山脈的山口。建設這個太難了,有很多人死於建設中,甚至當時覺得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後來為了此事,美國引進了大約15000名中國苦力勞工,在那個年代,這些勞工實際上就像奴隸一樣工作,但他們真的把鐵路建成了,而美國人自己是建不成的。這件事情當然給美國人留下了非常良好的印象。(備註:北美大鐵路:即美國太平洋鐵路,全長3000多公裏,穿越了整個北美大陸,是世界上第一條跨洲鐵路。這條鐵路為美國經濟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從一定意義上說,正是這條鐵路成就了現代美國。該鐵路的修建,凝聚著眾多華工的心血和智慧。鐵路1863年1月動工時,計劃至少需要14年完成,但最終只用了7年時間。西段1100公裏的修建工作,有95%是在華工參加後4年完成的。火車開通後,從紐約到舊金山只需要7天。法國科幻小說家儒勒· 凡爾納在《八十天環遊地球》裏說:“如果沒有它,八十天環遊地球的夢想永遠只是夢想。”)

  歲月流逝,現在來美國的移民,早已不是當年的苦力勞工了。這些亞洲人,如中國人、日本人、韓國人、越南人都深受儒家思想影響,來到美國後,迅速成為了醫生、律師、教授、商人等等,在各行各業取得了很大成功。如我們去聽紐約交響樂團的演奏,會看到很多中國人的面孔,交響樂團裏曾經沒有中國人,但現在看各種最難的演奏樂器很多是華裔面孔在演奏。

  這些人很受美國人歡迎,而且他們也不會引發大麻煩,就是不斷地獲得成功。所以很自然地,我們喜歡中國人。我覺得,在中國大陸的中國人不了解華裔美國人表現有多麽出色,華裔在美國人眼中的形象是多麽成功。

  所有事情當中有最極端的一件事,沒有人能預先料到,也沒有人談到。你們可以在雜誌中寫寫這件事。

  因為中國曾經比較貧困,人口過多,以往如果一對美國夫婦沒有孩子,可以去中國領養一個非常貧窮家庭的女孩兒。在美國每一個較大城市中,人們都知道領養來自中國偏遠農村而且被棄養的中國女孩兒,是最佳選擇。因為平均來說,這些被領養的孩子可能要比他們自己的孩子更優秀。每個美國私立學校中都有很多來自中國農村被棄養的中國女孩兒,她們總是獲獎,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功,雖然她們有著貧困的家庭背景。她們遍布美國,這是非常戲劇性的現象。明尼蘇達有很多中國女孩兒,她們在交響樂團中演奏那些難度很高的樂器。所以,每個要收養孩子的美國人首先考慮的是不要(領養)美國的孩子,而要領養中國的女孩兒。大多數在中國的人不會了解這種現象有多麽極端。

  這會讓我們對中國人留下良好的印象。你們(作為媒體)應該寫寫這方面的事(笑)。

  儒家思想及中國投資機會

  《紅周刊》:您剛才提到儒家思想和《窮查理寶典》很多地方是相通的,您也提到了孔子、您和巴菲特的行為方式也像信奉儒家思想的人。那麽儒家思想對於投資會起到什麽樣的正向推動作用呢?

  芒格:如果你是一個更好的人,就有可能成為一個更好的投資者。如果你是一個有智慧的人,你就有可能成為一個更好的投資者。孔子講的這些,你有什麽不喜歡麽?雖然孔子之後的世界已經經歷了2500年的變化,今天的事情孔子不知道,但他對人生的基本態度、對人生的基本理解和現代文明沒有什麽不相通的地方。

  《紅周刊》:談了中國人、儒家思想,再談談中國的投資機會吧。今年的伯克希爾股東會上,您提到了中國的未來是很光明的,而且已經在中國尋找獵物。我們特別感興趣,中國現在的資本市場處於怎樣的階段?是不是像您說過的,會是1973年、1974年或者是1982年的美國那樣,一個豬玀也能賺錢的美好時代?

  芒格:對於投資者來說,擁有更多的價值就是你買入中國最好的公司,或者買入美國最好的公司。比較中美兩個證券市場,我認為中國最好的公司當前的價格要比美國最好的公司價格便宜。所以,中國人不必去國外尋找好的投資,在自己的國家裏就有很多機會。在中國有一些非常優秀的公司,目前價格非常合理。(《紅周刊》采訪芒格先生的時間是奧馬哈時間2018年5月6日。)

  《紅周刊》:您看到的價格非常合理的公司是誰?或者是什麽方向?

  芒格:噢,我們不能告訴你(笑)。總之,中國市場正在越來越向外國投資者開放,來自國外的參與越來越多,市場也正在變得越來越健康。這些都很好,最終會推動市場價格上漲。

  伯克希爾對科技股的態度

  《紅周刊》:伯克希爾的投資標的都是以消費品和工業品為主。2011年開始投資IBM,到現在成為蘋果的第二大股東,一季度時還增持了蘋果7500萬股。從消費品、工業品到投資科技股,這種投資的轉變,是新的能力圈的拓展嗎?

  芒格:目前,要在美國市場尋找很好且價格足夠低的投資品,對於伯克希爾來說很難,我們幾乎沒找到什麽合適的。總而言之,你也可以說蘋果是一個電子消費品公司。沃倫說,相對於計算機科學而言,我們對電子消費品的了解可能會更多,這是伯克希爾買入蘋果股票的原因。

  還要強調一下我們這樣做的另一個原因。如果你要成為一個好的投資者,必須堅持不斷學習。在不斷學習的過程中,情況在變化,現實在變化,我們的投資也會變化,我們不會故步自封。

  《紅周刊》:美國的五大科技巨頭蘋果、亞馬遜、谷歌、Facebook、微軟,中國職業投資人也多有配置,除了蘋果,伯克希爾未來會更多地關註科技股麽?

  芒格:我們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懂,我們也不會不懂裝懂,我們只做我們懂的東西。我們唯一公布的已經投資的公司是蘋果。我想,沃倫說的是與其他那些公司相比,我們更了解蘋果。我們不可能知道所有的事情,所以我們投資於能力能找到的、看起來能夠提供良好價值的投資對象。

  看看我們對航空公司的投資吧。在幾十年裏,我們都在拿投資航空公司開玩笑,沃倫有很多這方面的笑話,黑了航空公司幾十年。(備註:巴菲特曾說過一句名言,“在萊特兄弟發明的飛機在北卡羅來納州的小鷹鎮第一次試飛成功之前,如果有個資本家擊落它的話,那麽全球各地的投資者也許會有更好的投資局面。”)但突然之間,我們買入了每家航空公司的股票,因為航空公司的股票價格已經大幅下跌,是那麽便宜,非常有潛力。條件發生了變化,我們都願意擁有航空公司股票了。

  和航空公司一樣,幾十年時間裏,沃倫和我也都不喜歡鐵路股票。幾十年之後,我們開始買入鐵路的股票,因為世界變化了、技術也發生變化了,最後只剩下了四個大的鐵路公司。最後,我們買了四家之中最大的最完整的鐵路公司。

  我們改變了,是因為世界改變了。這就是我們的投資邏輯。當現實發生變化,難道你的思想不應該發生變化嗎?

  《紅周刊》:在過去50年,美股市場給投資者帶來超額收益的都是與人們生活相關“吃、喝、拉、撒”的股票。最近10年亞馬遜、蘋果這種科技類公司開始發力。那麽,您認為中國的資本市場會復制美國這條路嗎?

  芒格:這種情況已經發生,在美國發生的事情同樣在中國發生。

  工作、生活和學習

  《紅周刊》:作為天地間有情感、有思想的存在,您覺得一個人怎樣生活才是更有意義的?

  芒格:其實挺簡單的,過好每一天就行了。如果要做好人,就堅持每天都做個好人,一天只能過一次,堅持到足夠的天數就變成好人了,也就會有好的生活。如果我想要戒酒,就每天堅持不喝酒,堅持到足夠的天數就戒酒了。如果想要過一個有意義的人生,就把每天過得有意義,堅持足夠的天數,人生就變得有意義了。

  《紅周刊》:那麽說說您平時的工作和生活吧。您和沃倫先生多久見一次面?什麽樣的事情會讓你們互動頻繁甚至需要見面探討?

  芒格:我和巴菲特也不是經常見面,主要是通過電話聊天。我們不會特別的急,所有的事情都比較慢。舉一個例子,我們公司去年的凈資產增加了650億美金,我們公司增加了多少人呢?一個都沒有。我們之所以可以那麽長時間不見,是因為沒有任何官僚體系,也沒有中間各種各樣的事情,我們就是有事就聊,沒事就不聊。

  《紅周刊》:芒格先生,您一年讀幾本書?

  芒格:噢,他們知道我喜歡書,送給我許多書。我一周讀二十本書,我有許多書,什麽類型的書都看。我讀了許多傳記,一些歷史方面書籍,我幾乎不讀小說。

  價值投資者為什麽長壽

  《紅周刊》:在投資界,價值投資大師普遍長壽,您和巴菲特先生就是價值投資長壽的代表,您今年95歲、巴菲特先生88歲。這是偶然的,還是與做價值投資有關?

  芒格:我們來分析一下,在美國,誰長壽?是教授、法官、價值投資者。誰短壽呢?是記者、酗酒的人、過度吸煙的人(笑)。

  在美國,記者傾向於吸很多煙,喝很多酒,他們有許多事情要趕時間,什麽時間要完成什麽事情。總是處於壓力之下,所以有的人年紀輕輕就去世了。而法官只是坐在那裏,遵循法庭的規則,時間以自己的時間為準,而不是其他人的什麽規則,沒有人命令或告訴他們該做什麽,需要作出判決。而律師就不是,有些訴訟律師也年紀輕輕就去世了,有許多壓力,許多問題,時間不由自己支配。

  那麽回到投資,價值投資者是讓市場來為我們服務。如果是那種短視的、賭博一樣的交易員,情況是最糟糕的,他們壓力山大、每個時間都想著賺錢,而且他們大多喜歡抽煙、喝酒,所以說短期交易員“走得最快”。

  我知道我正在和一位記者談話(笑),如果你不喝酒不抽煙,那麽你(指記者)會長壽。但比較來說,我還是認為大學教授更長壽(笑)。

  價格回歸價值的神秘之處

  《紅周刊》:芒格先生,接下來和您交流的問題是國內職業投資人否極泰基金的總經理董寶珍先生在投資中的困惑。因為一些突發原因他未能來現場與您交流,我們代他提問,並代為轉交給您這份“15年茅臺(600519,股吧)酒”以表寸心。

  芒格:送我“15年茅臺酒”的人,就是我的人啦。如果他有任何問題,我都會很高興回答。哦,我要問李錄,為什麽你送我的酒這麽便宜!(笑)。

  《紅周刊》:我會把您的原話轉達給董寶珍!他的第一個問題是關於價格回歸價值的。美國曾有議員問格雷厄姆:“是什麽力量使價格最終回歸於價值呢?”格雷厄姆說:“這正是我們行業的一個神秘之處。對我和對其他任何人而言,也一樣神奇。但我們從經驗上知道,最終市場會使股價回歸於價值。”格雷厄姆先生沒有給這個問題提供答案,導致價值投資理論大廈缺少了最重要的一根支柱!芒格先生您能給出這個問題的答案嗎?

  芒格:當事物變得有價值時,它就會被認為是有價值的,這是很自然的。比如,雪佛蘭汽車,買一輛10年的舊車的花費只相當於一輛新車的三分之一,但每個人都知道一輛新雪佛蘭比一輛10年的舊車值錢。所以,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就會認識到價值。

  雖然瘋狂的股票交易者短期會做出瘋狂的事情,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價值會取勝。

  想一想,我們在伯克希爾並沒有做什麽,但是有大量資金投入到我們的股票中,我們從10萬美元開始,很快我們就有了1000萬,而現在我們的股票值得更多了,最終股票價值會增長是很自然的事情,重要的是時間。格雷厄姆說短期來看股票市場是一臺賭博機器,但長期來看它是一臺稱重機。市場在長期內將會搞清楚真正的價值是多少。

  所以在這個市場中最重要的就是時間,有了足夠的時間,價值才能被越來越多的人看到。尤其價值增加的時候就會被發現,這個是很自然的,沒有什麽神奇的地方。

  情緒博弈的重要性

  《紅周刊》:伯克希爾選接班人的條件是:第一,獨立思考;第二,情緒穩定;第三,對人性和機構的行為特點有敏銳的洞察力。請教芒格先生,在這三個條件中,我們自然地得出一種認知,在伯克希爾看來投資最重要的是人性博弈,是情緒博弈,而不是估值,不是預判企業未來。這種理解對嗎?

  芒格:絕對是這樣。人性在一個大型官僚體系中會做出糟糕的決定。如果你和一個大型官僚體系打交道,將是一個非常困難的任務。你能夠越早明白如何與其打交道,你的情況就會變得越好。在任何事情上你都應這麽做。預測現實,適應現實。

  核心的觀念就是理解這個世界本來是什麽,而不是去理解成你想要看到的世界。

  運用25種誤判心理學的重要性

  《紅周刊》:芒格先生說:“在所有人們應該掌握卻沒有掌握的模型中,最重要的也許來自於心理學……”芒格先生給了我們25種人類誤判心理學的模型,讓國內職業投資人受益匪淺。作為職業投資者,如何避免那些誤判,使自己保持正確的心理狀態,去分析信息和學習進步呢?(備註:《窮查理寶典》提到的25種誤判心理學:1.獎勵和獎懲 超級反應傾向;2.喜歡/熱愛傾向;3.討厭/憎恨傾向;4.避免懷疑傾向;5.避免不一致傾向;6.好奇心傾向;7.康德式公平傾向;8.艷羨/嫉妒傾向;9.回饋傾向;10.受簡單聯想影響的傾向;11.簡單的、避免痛苦的心理否認;12.自視過高的傾向;13.過度樂觀傾向;14.被剝奪超級反應傾向;15.社會認同傾向;16.對比錯誤反應傾向;17.壓力影響傾向;18.錯誤衡量易得性傾向;19.不用就忘傾向;20.化學物質錯誤影響傾向;21.衰老-錯誤影響傾向;22.權威-錯誤影響傾向;23.廢話傾向;24.重視理由傾向;25.lollapalooza傾向——數種心理傾向共同作用造成極端後果的傾向)

  芒格:那些內容來自所有大學的心理學入門課程。如果你沒學過,交學費大學就可以教你。但是並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和思考這些問題。我用我自己的例子去和大家說,不去思考這些問題後果有多嚴重。

  正如我在書中(《窮查理寶典》)所說,幾十年前有人向我報300股Belridge Oil(貝爾裏奇石油公司),美股只要115美元,當時我看了這個公司之後覺得是一個非常好的買賣,於是就買了下來。過了一天之後,又說還有1500股可以買,然而這時我沒有現金了,需要賣一些其它的股票,我是可以做到的,但我感覺比較麻煩就沒有買。現在回過頭來才發現沒買那1500股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因為後來漲了很多(備註:《窮查理寶典》提到,在芒格買入300股Belridge Oil公司股票不到2年後,殼牌收購了Belridge Oil公司,價格大約是每股3700美元。這一部分屬於25種誤判心理學的第十四種誤判,即被剝奪超級反應傾向,在這種傾向中,經常因為小題大做而惹來麻煩。),今天這個錯誤加上機會成本大概讓我損失50億美金,這是一個比較愚蠢的決定,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決定之一。這個正好補充剛才你們問的,我最失敗的投資是什麽。

  導致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有兩個,一個相對比較,買1500股不是那麽容易,比較麻煩;另一個是這個公司的總裁酗酒,這也是一個誤判心理,總裁酗酒,但他石油公司的石油不酗酒。所以,我因為兩個心理原因做出了錯誤的決定。我過於糾結那個人喝那麽多酒的事,而對於那個油田有多麽好這件事卻想得過少,所以我把事情搞砸了。但是這件事應該對你們有激勵作用,你可能會在人生重要機會到來時沒有抓住它,但仍可以補救。想想那些第一次婚姻很糟糕卻有著很好的第二次婚姻的人,許多事情可以得到挽回。

  買入優秀的公司比煙頭理論更高級

  《紅周刊》:您提出的以合理價格買入優秀的公司的理念,強烈地影響到巴菲特先生,巴菲特先生說,這讓他實現了從大猩猩到人的轉化!大猩猩顯然是不如人更高級的,格雷厄姆的煙頭理論和你主張的以合理價格買入優秀的公司的理念有如此大的實質差別嗎?以合理價格買入優秀的公司這個理論為何更高級呢?

  芒格:巴菲特說得對,你可以直接進化到人類,可以不經過大猩猩模式。

  良好的公司不斷努力工作,最終價值會增長得越來越大,你(作為投資者)什麽都不用做。而平庸的公司卻不是這樣,這些公司會引發你很多的痛苦,卻創造很少的利潤,如果是這樣的公司就將它賣掉,直到找到另一家好的公司。在合適的時機以合適的價格買入一家偉大的公司的股票,然後坐等就行了。

  厭惡杠桿的芒格和巴菲特為何會使用杠桿

  《紅周刊》:您一直很厭惡杠桿,那麽如果一個確定性的機會,您覺得可以使用杠桿麽?

  芒格:說到杠桿,我們也使用一點,因為我們使用一些保險等工具,主要是用浮存金進行投資,浮存金也是某一性質的杠桿。但浮存金的借貸和一般的借貸不太一樣,沒有固定的借款人到時間要賬,我們完全可以自主,這種情況下的杠桿是非常安全的杠桿。我們不必以股票作抵押借入資金。

  如果你給我一個100%的機會,我肯定會用杠桿,問題是沒有100%的事情。

  假如你有一個富有的叔叔,他沒有孩子,他擁有一家巨大的企業且價值在不斷增長。他要把這個公司傳承給你,這就相當於有100%的確定機會,你肯定要去,難道你還要做別的事情?這就是很安全的杠桿,你對確定的機會要雙倍下註。

  看看那些多少年來在香港賽馬中賺錢的人,每周賺10萬元,他們有自己的公式,但他的下註不能太大,太大就會改變幾率,那是事情運轉的方式。當他們確信時就賭多一些,不確信時就賭少一些。很明顯是這樣。

  《紅周刊》:再次感謝您接受《紅周刊》的采訪,我的問題結束了。希望下次還有機會采訪您。非常感謝!

  芒格:不客氣。

(責任編輯: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紅周刊》獨家對話查理· 芒格:你不需要投資很...》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