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存款增速創39年新低,大家的錢到底去哪兒了?

2018-09-05 13:38:01 和訊名家 
存款增速創39年新低,大家的錢到底去哪兒了?
資料圖(圖片來源:視覺中國(000681,股吧))

  “定期存款哪家強?XX銀行幫你忙:1萬起存,期限1天-2年,利率上浮30%最高年利率可達2.73%……”

  “XX銀行特為您推薦多款創新型存款類產品,大額存單利率上浮40%,特色儲蓄上浮30%以及預期最高年化收益可達5.3%的理財產品……”

  “【XX銀行】尊敬的客戶您好!我行現發行保本結構性存款,1年期,預期年化收益率4.58%……”

  上面這樣的短信,想必很多人已屢見不鮮。實際上,近年來幾乎所有的銀行都感受到了吸收存款的艱難,不少銀行甚至大打出手開展吸儲大戰。

  更有數據顯示,今年6月,我國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同比增長8.4%。往回看,這一數據可謂是最近40年“谷底”。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記者統計發現,自1979年至2018年這39年間,我國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同比增速從未跌破9%。而2018年2月以來,存款余額增速均在9%以下。

  錢到底去哪了?是中國人“沒錢”了嗎?

存款增速創39年新低,大家的錢到底去哪兒了?
  金融機構存款增速創1979年以來新低

  Wind數據顯示,1978年12月,我國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同比增長為6.9%;1979年12月,同比增長18.00%,增速大幅上漲。此後,1979~2014年間,我國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同比增速均保持在10%以上。

  值得註意的是,進入1979年以後,我國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增速出現了兩次高峰

歷年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同比增速(來源:Wind數據)
歷年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同比增速(來源:Wind數據)

  其中,1994年~1996年我國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的增速明顯提高,並在1996年4月,同比增速達51.90%,這是我國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增速的第一個高峰。

  而2000年後,我國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同比增速出現了第二次高峰,即在2009年6月,各項存款余額同比增長達29.02%。但在此之後,我國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同比增速一直處於整體放緩趨勢,甚至在2014年9月,各項存款余額增速首次跌破10%,之後增速一直保持在9%~14%間波動。2017年末,各項存款余額增速降為9%。

  進入2018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發現,1月份這一指標剛反彈至10.5%,2月便又開始下滑,並出現自1979年以來首次跌破9%的情況。自此直至7月,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同比增速均低於9%,甚至在2018年6月出現自1979年以來的最低增速,僅為8.4%。

  換句話說,2018年2月以後,我國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同比增速已經逼近40年來的最低水平。記者梳理發現,今年以來,1月至7月各項存款余額分別為167.97萬億元、167.67萬億元、169.18萬億元、169.72萬億元、171.02萬億元、173.12萬億元、174.15萬億元,各項存款余額同比增速分別為10.50%、8.60%、8.70%、8.90%、8.90%、8.40%、8.50%。

存款增速創39年新低,大家的錢到底去哪兒了?
  這不禁讓人心生疑惑,錢到底去哪了?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就此問題采訪中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王軍,“近年來,存款增速放緩已成為銀行業內較為普遍的現象。短短三年間,各項存款余額的同比增速已從13%以上降至今年的不足9%,這是1979年以來的最低水平”,他表示,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近幾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有所放緩,是導致居民存款增速放緩的根本原因;

  第二,房地產市場持續火爆;

  第三,隨著人們對於美好生活的追求,居民的消費觀念和消費行為也在發生變化,這突出表現在,消費升級成為時代潮流,各種欲望滿足的即時性提高,超前消費、攀比消費和借貸消費增加,文化娛樂消費增長較快,人口老齡化帶來的儲蓄率下降等;

  第四,金融脫媒與利率市場化進程加快,使得金融業乃至泛金融業的競爭更加激烈,貨幣基金、理財產品、保險產品、以各類寶寶理財為代表的互聯網金融等,因為金融市場發展帶來的多樣化投資產品備受客戶追捧,都在搶奪著客戶的存款,居民財富多元化的趨勢非常明顯。”

  這樣看來,並不是中國人沒錢了。而是中國城鎮居民收入放緩的同時,錢跑向了樓市、消費市場和理財市場。

存款增速創39年新低,大家的錢到底去哪兒了?
  結構性存款高增長態勢可能放緩

  不難發現,近年來,存款有向理財產品轉化的趨勢。而銀行也投其所好,將理財產品作為攬儲的重要渠道。但在資管新規落地後,理財產品打破剛性兌付,同時收益率有所下跌。

  同時,在監管要求表外回歸表內的背景下,存款對於銀行顯得更加重要。而結構性存款正好屬於表內存款。雖然結構性存款屬於高成本負債,銀行卻不惜高息攬儲。記者註意到,目前金融機構各項存款增速放緩,但是各大銀行結構性存款對存款增速貢獻占比卻一直增加。

  比如,華夏銀行(600015,股吧)在半年報中指出,截至2018年6月末,結構性存款為770.66億元,占客戶存款的5.27%,較2017年末增長123.37%。

  根據民生證券的統計數據,自2017年3月至2018年5月,銀行結構性存款對存款增速的貢獻度占比在整體上呈現持續增長態勢。2017年3月,大行和中小行結構性存款貢獻度占比為5%以下,而到了2018年5月,大行結構存款貢獻度占比接近20%,中小行約為35%。不過,6月大行和中小行結構性存款貢獻度占比均有所下滑。

  民生證券分析認為,7月結構性存款月度增量大幅反彈,大行、中小行分別新增580億元、4427億元。在新型理財產品尚未規模化推廣以前,企業與居民客觀上存在較強的理財需求,銀行的結構性存款較好地平衡了安全性與收益性,成為理財的替代品。

圖文無關(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文無關(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考慮到7月銀保監會發布的《商業銀行理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明確結構性存款納入存款管理,要求銀行須具備衍生產品交易業務資格,且有真實的交易對手和交易行為,這對於前期在負債壓力下使用假結構性存款進行攬儲的銀行會有衝擊;同時還新增了結構性存款銷售的相關要求。因此中長期看,銀行結構性存款膨脹的局面或將減弱。

  黑龍江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資金運營中心主任張銘富指出,結構性存款實際上是一種替代理財的方式。雖然資管新規出臺後,要求銀行理財產品打破固定利率,但投資人對理財還是抱有剛性需求的,那麽結構性存款就是一個很好的替代。同時,在存款增速放緩,銀行間存款競爭激烈的情況下,結構性存款也能夠彌補存款的不足。

  王軍也指出,作為理財產品的替代,上半年結構性存款的貢獻確實是在快速上升,但近期又出現一些新的變化——

  結構性存款的增速正悄悄放慢。這既有貨幣政策變化的因素,也有監管趨嚴的因素。

  從貨幣政策層面看,央行定向降準與擴大MLF的資金投放,使得銀行間流動性近期得到大幅改善,極大緩解了銀行負債端的資金壓力,客觀上使得結構性存款供給減少、增速放緩。

  從監管政策層面看,銀行理財新規要求,發行結構性存款的商業銀行應當具備相應的衍生產品交易業務資格,這一嚴監管的規定事實上打擊了那些不符合規範,只是作為高息攬儲工具發行的假結構性存款。

  同時,王軍表示,預計未來隨著資管新規的逐步落地,商業銀行對結構性存款的高度依賴將進一步減輕,未來結構性存款的發行還將進一步放緩,此前的高增長態勢可能將難以為繼。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每日經濟新聞。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何一華 HN110)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存款增速創39年新低,大家的錢到底去哪兒了?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