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券商過冬: 從高富帥到薪酬腰斬

2018-09-11 04:03:15 時代周報  劉晉源

  文/時代周報記者 謝洋 特約記者 劉晉源 發自廣州

這個夏日,卻是券商從業者的寒冬。

  7月某個工作日的早上,程誌明準時來到辦公室,習慣性地和同事打招呼,但這次轉過頭去,他只看到一個空蕩蕩的位子。對於同事的離職他內心並沒有泛起半點波瀾:自他加入這個投行業務小組以來,已經是第五個跳槽的員工了。

  中國證券業協會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131家券商的買賣代理業務收入為363億元,同比下滑6.38%。而券商招牌的承銷與保薦業務收入為116億元,同比下滑30.9%。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原本風光無限的投行業務在券商的業務模塊中下滑最多。“目前投行業務相對傳統,還是靠規模化和資源來占領市場。”中國央人民大學金融與證券研究所副所長趙錫軍向時代周報記者指出:“顯然,缺乏核心競爭力的投行遭遇了瓶頸。”

  在去杠桿和融資監管趨嚴的背景下,這一輪周期性波動還加劇了券商行業的馬太效應,頭部券商與中小券商的差距被進一步拉大。

  從已披露的券商上半年業績來看,前五大券商上半年營業收入合計594.25億元,占上半年33家上市券商總營收的45.4%。其中,占據榜首的中信證券(600030,股吧)在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方面,是最後一名的212倍。

  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所所長董登新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開展多元化的業務,連接國際市場將是券商未來轉型的方向。

  高門檻的金融民工

  從程誌明的座位往窗外望,是這座城市的CBD。

  去年3月,他艱難地通過了司法考試,完成他立下的軍令狀:“投行的門檻很高,研究生一抓一大把。當時正趕上公司人事變動,我進來的時候還和領導約定,如果沒有通過司法考試,就自己辭職。”

  據中國證券業協會統計,2017年券商行業凈利潤為1129.95億元,與2016年相比雖然下滑了8.5%,但仍是歷史上較好的年份之一。

  投行業務人員的收入由基本職級工資、團隊項目收入和個人項目收入構成,項目獎金的比重最大。去年程誌明剛加入這家中小型證券公司時,每月到手的薪酬還接近一萬元。

  但今年,自己的收入開始逐月減少,各類生活補貼也被砍了一半。“今年我們的部門還沒有一單業務是真正意義上完成的”,而作為新人,在比拼資源的投行,基本拉不到個人項目。

  程誌明未曾預想,僅一年光景,自己便站到了寒風凜冽的峭壁上。

  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IPO數量僅為63家,較去年同期下降75%,IPO融資金額為923億元,較去年同期下降26%。

  實際上,自2017年10月17日首屆“大發審委”履職後,IPO被否率便持續走高。簡而言之,在IPO堰塞湖逐漸疏通的同時,中小券商能分到的蛋糕越來越小。除了IPO監管收緊,重組、再融資和減持新規的出臺,也讓券商的業務受到進一步的限制。

  對於中小型券商而言,業務量銳減傳遞到普通員工的連鎖效應非常顯著。

  8月某天晚上,同事在微信群裏一句“這個月到手工資5100元,房貸都還不起”的吐槽,讓程誌明如鯁在喉,看著自己同樣被腰斬的薪金沈默了良久。第二天,他的同事成了第六個離開業務組的人。

  曾經烈火烹油的投行盛況,在程誌明現在看來,卻是“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幹凈”。

  兩極分化嚴重

  寒冬來襲,券商行業的馬太效應加劇。

  以IPO為例。據媒體統計,截至8月28日,2018年以來75家企業的IPO項目被39家券商瓜分,另外54家擁有保薦資格的投行則兩手空空,排名居首的中信建投IPO承銷數達到44個,股權承銷金額達到1381.36億元。

  “我們的業務量依舊飽和。”某排行前五的券商投行中層骨幹告訴時代周報記者:“金融供給側改革的背景下,公司對傳統業務的依賴逐步減少。”

  不過他也坦承:“國企混改、債轉股等給重組業務提供了新的機遇,很多債務重組方案沒有固定模式,頭部券商的平臺優勢很關鍵。”

  趙錫軍指出,未來頭部券商的優勢將進一步放大。像程誌明所在的中小型券商因為資源短缺,在業務爭奪方面只能望洋興嘆。

  業務委靡的背景下,裁員降薪的說法甚囂塵上。申萬宏源(000166,股吧)便是今年最早被傳出裁員降薪的券商,其背後折射出的則是整個投行的“金融去產能”陰影。

  “有些證券公司把員工調到營業部來降薪,把人逼走。”程誌明說,“還有的會安排所謂的內部控制崗,這個崗位介於監管崗和業務崗之間,他們不能承做,也不能承攬,個人名字無法出現在項目中,收入自然大打折扣。”雖然程誌明所在的公司尚能保證工資按時發放,也沒有用上述方式變相裁員,但這段時間已有兩三個業務骨幹陸續離職。

  原某中字頭券商的資深保薦人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金融業黏性很高,如果跳槽的話,基本不會去其他行業,最多換機構”。今年年初,他剛轉到一家公募基金,在他看來,這與行業情況無關,僅是自己的職業規劃。

  但像程誌明一樣的新人很無奈,“我基本沒法跳槽,獵頭看重的是你有沒有帶過項目,以及你擁有的金融資源。有和我同期進來的組員,辭職後轉行做淘寶外貿尾單”。

  雖然行業遇冷,但進入券商的新鮮血液仍是有增無減。《中國證券業發展報告(2018)》顯示,過去一年裏,已註冊的證券從業人員增至35.07萬,增幅為6.37%。擴張的人數主要集中在三個領域,一般證券業務、證券經紀人和證券投資顧問的人數同比分別增加了10763人、5719人和4895人。

  周期性下的行業變革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雖然多位頭部券商的投行、經紀業務人士均以自身並沒有遭受太大影響為例,向時代周報記者證明此次周期性波動並非外界定義的寒冬,但毋庸置疑的是,券商業績的下滑將成為推動行業變革的催化劑。

  “上半年A股的低迷加劇了未來金融形勢的不穩定性。”一位資深投行人士表示,“目前股市的點位是有配合資本運作的機會的,但市場資金不活躍,股票交易量不足,大家也不敢輕易抄底。”

  受此影響,上半年131家券商的經紀業務同比下滑了6.38%。

  不過,以往券商的傭金戰已經步入尾聲。國信證券(002736,股吧)分析師王劍指出,上半年行業平均傭金率為萬分之三點二,下滑幅度大減。在去杠桿和存量優化整合的背景下,券商正在向財富管理轉型。

  頭部券商已先行一步。數據顯示,上半年前五大券商經紀業務收入占比為19%,其余券商經紀業務收入占比26%。“事實上,經紀業務已經不是單純依賴交易手續費了。投資產品及策略、資產組合管理和資產托管這些都是財富管理業務鏈上的主打服務。”某頭部券商經紀業務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前幾年的資本上市狂潮,一度讓擁有投行牌照的券商賺得盆滿缽滿。當潮水退去,周期性的短板隨即暴露了出來。上述資深投行人士指出,股權、債券融資業務形勢並不明朗,在系列監管新規下,協助整合上下遊資源等非通道業務的需求會增加,“目前融資受阻,未來兩三年內他並購重組或大有可為”。

  “券商要走向國際市場,A股市場下行,歐美市場卻還在高奏凱歌。”董登新說,“國內企業國際化的進程中需要並購專家來保駕護航,券商應該同他們相伴而行。”

  變革大勢下,衣衫單薄的中小券商面臨的是一場殘酷的持久戰。“現在市場上有130多家券商,要麽提高競爭力,殺出一條血路,否則從行業角度來說,只能被並購。”趙錫軍表示。

  程誌明對未來有些不知所措。入行一年薪酬就被腰斬,手頭上一個重組的項目拖了好幾個月,而隔壁桌的同事已經刷了兩天的淘寶。

  (文中程誌明為化名)

(責任編輯: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