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日賺30億的銀行,也曾有段不堪回首的過去?

2018-09-12 08:01:21 菜鳥理財 
  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一直生活在長輩們庇護之下的中國銀行(601988,股吧)業,是時候想想以後的路到底該怎麽走了。

  在中國,最賺錢的企業是無法自己創造利潤的食利企業。

  最新數據統計,2018年上半年四大國有銀行共實現凈利潤5323億元,平均一天的凈利潤高達30億元。

  而且四大行營收和凈利率增速還在增長,特別是農行的營收和凈利潤增速分別達到了10.25%和6.63%。

  在7月公布的《財富》中國500強排行榜中,按規模,前15強中,工建農中四大行紛紛上榜;按利潤,前15強中,有10家是銀行;按利潤率,前20強中,只有5家不是銀行。

  這種成績放到全球範圍內,也足以讓其他國家的巨頭們羨煞不已。

  同樣是《財富》的世界500強排行榜中,最賺錢的10家企業,中國占了4個位置。工建農中四大行再次位列其中。

  

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要成為發達國家,一個高效的金融體系必不可少。

  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要成為發達國家,一個高效的金融體系必不可少。

  所以,如果從中國銀行業的業績表現來看,我們似乎離發達國家的目標已經不遙遠了。

  大家似乎都已經忘記,如今日進鬥金、縱橫捭闔的中國銀行業,在二十年前一度被定義為“技術性破產”。

  當時,外媒體斷言中國落後的銀行業“是一個大定時炸彈,隨時都可能爆炸”,將“拖住中國經濟的增長,不可能使中國經濟得到金融的有效服務和支持”

  沒想到二十年後,滄海成了桑田。

  01

  新中國成立之初,生產由國家計劃決定,投資由財政撥款解決。

  當時的銀行只有一家,也就現在的中國人民銀行。

  那時候的人行還是光桿司令,既要做司令,掌管貨幣大權,也要做士兵,親力親為上戰場放貸。

  1979年,鄧小平同誌提出:“要把銀行作為發展經濟、革新技術的杠桿,要把銀行辦成真正的銀行。”

  1979年2月,國務院決定恢復中國農業銀行(601288,股吧),作為從事農村金融業務的專業銀行。

  3月,中國銀行正式從人行分離出來,負責統一經營和管理全國的外匯業務

  8月,中國建設銀行(601939,股吧)從財政部分離出來,作為向大中型基礎建設提供中長期融資的銀行。

  1983年9月17日,國務院明文規定人行專門行使央行職能,決定成立中國工商銀行(601398,股吧),接管原人行的信貸和儲蓄業務。

  1984年1月1日,工商銀行正式從人行剝離出來。

  至此,四大國有專業銀行全部成立,人行開始扮演央媽的角色,管理下面四個親兒子和其他後來出生的野孩子。

  因為大鍋飯還沒吃完,全國上下不分你我,即使四大行獨立了,也沒能改變它在企業心裏的地位。

  當時私有企業還未被允許,計劃之外便是投機倒把。

  企業都是公有制,銀行貸款被視為“第二財政”,還不還錢在當時看來就是多此一舉,反正都是國家的錢。

  說白了都是公家的東西,只是左手和右手的關系,還分什麽你我他。

  銀企間的酒桌文化也由此而來,喝酒的有想法,勸酒的也有想法。

  某個企業想要貸款,拉上銀行信貸科科長晚上好吃好喝,幾杯下肚醉醺醺,打開公文包拿上印章就開始簽合同。

  幾百萬貸款不需要什麽資料審核,也不需要背景調查。

  不僅企業如此,連地方也是如此,一個條子便能讓銀行放貸款。

  反正都是國家的錢,都是國家的企業,談錢多傷感情,還不如繼續喝幾杯好酒。

  四大行的壞賬呆賬一抓一大把,90年代四大行的不良資產率是20.4%,但是實際的數字將近40%。

  原央行副行長吳曉靈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

  “銀行裏沒有那麽多呆壞賬,中國哪來那麽多富豪?”

  一句話,道出銀行不良的黑歷史。

  02

  彼時,眾多學者在看完中國四大行的數據後,說出這麽一句話:

  “中國的國有銀行已經“技術性破產。”

  如果按照巴塞爾協議來看,儲戶早應該早就去擠兌銀行,但是銀行並沒有破產,也沒有出現擠兌。

  因為所有人都認為銀行是“第二財政”,根本沒有人會擔心銀行破產。

  說句玩笑話,如果你在當時說銀行要倒閉,老百姓(603883,股吧)會把你當成一個傻子來看待。

  但是,讓國家頭疼的不是“技術性破產”,而是所謂的惡性通脹。

  一直以來,計劃經濟都在依賴大量的財政撥款,貨幣超發導致物價直線上漲。

  在新中國成立之後,中國經濟曾經歷過多次惡性通脹,老百姓都忙著把存折的錢變成各種商品,沒有人存錢。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銀行也一樣。

  大量的壞賬呆賬和存款流失,銀行已無能力自擔風險。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表面上的銀行,實際上的“第二財政”,開始危及中國經濟。

  最終,還是要親爹出來搭救。

  不良資產剝離在危機時代應運而生。

  1999年四家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先後成立,誕生之初便只為處理銀行的不良,生存時間為期10年。

  財政部作為唯一股東,擔保它們有足夠的錢買下四大行的首批1.4萬億元不良資產。

  1999年的中央財政收入僅1.14萬億元,除了財政支出需要錢,還有一大筆的銀行不良資產也需要錢。

  重回財政撥款,為以後的國民經濟埋下了包袱。

  雖然進行了首批不良資產剝離,但是四大行的風險依然居高不下。

  時任總理溫家寶的表態,給所有人定下了心:“國有商業銀行改革是背水一戰,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話音落下,四大行的股改之路正式拉開帷幕。

  這一次,動用了6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為股改鋪路。

  2004年初,國務院決定中國銀行和中國建設銀行實施股份制改造試點,同年7月和9月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分別掛牌成立。

  2005年4月,中國工商銀行啟動股改,10月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掛牌成立。

  2008 年,雖然金融危機已經爆發,中國農業銀行的股改仍然得以推行。匯金公司的1300 億元人民幣的等值美元註資。讓中國農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在2009年1月順利掛牌。

  隨後,四大行們紛紛成功實現A + H 股的公開發行上市,工行更是創下世界最大規模IPO 的紀錄。

  回憶這段驚心動魄的歷史,前任央行行長周小川說:“股份制改革過程中,四家大型商業銀行共核銷、剝離處置不良資產約2 萬億元。”

  算上上一輪處置掉的1.4萬億的不良資產,十年間,中國銀行業通過政策性剝離,處理掉了3.4萬億的不良,而在2008年,中國的財政收入才不過6萬億。

  在花費了巨大的代價掃清了門前雪後,中國銀行業終於走上了賺錢的康莊大道。

  03

  截至2017年年底,我國銀行業金融機構總資產首次突破250萬億元,資產規模已位居世界首位。

  如果說次貸危機中,雷曼兄弟的破產是敲給歐美銀行業的一記警鐘,那麽中國銀行業則像一個長不大的孩子,時刻依賴於長輩的保護。

  

在全球其他同行眼裏,中國銀行業無疑讓人十分羨慕,因為它真的能躺著賺錢。

  在全球其他同行眼裏,中國銀行業無疑讓人十分羨慕,因為它真的能躺著賺錢。

  曾經有人這樣來形容銀行:

  銀行家的兒子問爸爸:“爸爸,銀行裏的錢都是客戶和儲戶的,你是怎樣賺來房子、奔馳車和遊艇的呢?”

  銀行家說到:“冰箱裏有一塊肥肉,你把它拿出來再放回去。”

  兒子不解,銀行家指著兒子的手說到:“你看你的手上是不是沾有油?”

  銀行本身是無法創造利潤的企業,它的利潤來源只有息差,靠分割企業和存戶所創造的利潤存活。

  在利率市場化的競爭下,幾乎所有銀行都需要提供極具競爭力的存貸款利率,息差收入變得微乎其微,甚至低於手續費收入。

  但是在中國的利率溫床下,銀行卻能夠依賴息差賺來大把的利潤。

  因為中國的利率仍未完全市場化,存貸款利率都是法定利率,銀行只能在基準利率下進行浮動,而且空間有限。

  巨大息差空間的絕對保障,再加上對外資進入銀行業的諸多隱形限制,讓中國的銀行業屹立於世界之巔。

  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

  不管是過去技術性破產的四大行,還是現在日賺30億的四大行,無論銀行業活得好與不好,其實都是由千千萬萬的普通民眾在為它們買單。

  20年前抹掉的壞賬,如果平攤到每個中國人身上,相當於所有人都額外交了一筆2560塊錢的稅。

  20年後賺到的每一分利潤,也是對無數中國人辛勤勞動成果的萃取。

  所幸的是,銀行業新一輪整治和改革在2016年便開始。

  一句“回歸本源”,意在讓銀行重新回到服務實體的初衷上,而非為了賺錢,無底線壓榨實體。

  而中國的利率市場化,也在2017年開啟新的征程,銀行業對外開放也在今年提上議程。

  如果仍舊依賴息差收入作為主要營收來源,在利率市場化和對外開放的衝擊下,如何才能扛下銀行業排頭兵這面大旗?

  一直生活在長輩庇護之下的中國銀行業,是時候想想以後的路到底該怎麽走了。

  互動:在你眼裏,銀行最大的作用是什麽?

  菜鳥理財編輯/沈文華
(責任編輯:趙艷萍 HF094)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