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35年以後的你,如何避免“老後破產”?

2018-09-13 08:21:56 菜鳥理財 
  曾經認真工作、努力生活的人們最終被抹去價值,成為 " 無用之人 ",過著茍延殘喘的破產晚年,長壽不但不再有意義,甚至成為一場噩夢。

  2017年底,有一部名為《尋夢環遊記》的迪士尼電影很火,豆瓣上,有55萬人給它打出9.0的高分。

  尋夢環遊記的核心人物是一個患了老年癡呆癥的老人coco,她記不得大多數東西了,卻還是記得自己多年前死去的父親。

  在孫子的努力下,半個世紀後,coco終於等來了當年不告而別父親的一曲《Remember Me》,解開心結,然後毫無遺憾地離開人世。

  電影的最後,是coco一家幾代人齊聚的Happy Ending——這也是幾乎所有國家的人們心目中的理想老年生活:偶有煩惱,但大多數時候是從心所欲,是兒孫滿堂。

  可惜,現實世界不能一直停留在電影屏幕上,日本NHK拍下的紀錄片——《團塊世代:悄然迫近的老年破產》就用赤裸裸的現實,告訴了我們真實的老年社會究竟是怎樣。

  如果長壽的coco活在日本,她或許等不到父親歸來,就已經死在經濟衰退和生存壓力之下。

  對絕大多數日本工薪階層來說,完全逆轉的人口結構已經摧毀了他們的老年生活。

  如今中國的80後、90後們,等到35年後可以退休了,又將迎來怎樣的晚年生活?是電影版的童話還是現實版的噩夢?

  1.

  雖然一直以來互有嫌隙,但二戰後日本的社會進程,和中國有著驚人的相似。

  同樣經歷了近40年的經濟高速增長,同樣從百廢待興一躍成為世界第二,同樣一度在地產業的狂躁下,光靠首都經濟圈的樓盤價值,就可以買下大半個美國

  紀錄片裏的主角——團塊世代,則剛好出生在經濟騰飛的起點,他們年輕時充分享受了日本高速發展的福利,如今老了,卻恰好和日本一起步入經濟衰退。

  經濟衰退到底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沒經歷過的人或許很難理解,這種生活,和你40歲,50歲時感受到的完全不一樣。

  當年有多繁榮,現在就有多悲慘。當經濟衰退成為常態,你就會習慣所有的一切。

  為什麽有了養老金,年近70的人仍然要出門打工?長命百歲成為痛苦的根源,是活著的人的不幸,還是整個社會的錯誤?

  " 長壽 " 一直是日本引以為豪的民生標簽,也是世界衛生組織評估各國醫療衛生狀況的重要指標。

  然而經濟狀況、社會環境沒能跟上的生理長壽,帶給老人的只有孤獨與痛苦。

  今天,我們就來聽聽,日本“團塊世代”的故事。

  2.

  福岡長大的河口,年輕的時候曾滿懷希望。

  他出生在小鎮,大學畢業後,和同學們一起來到東京闖蕩。

  那個時候的日本,只要願意吃苦就有正式工作,很快在一家大型運輸公司,福岡一路從底層做到中層營銷人員。

  他的青年時代是誌滿得意的,20多歲成家,事業有成,年收入一度超過1000萬日元,按照現在的匯率,也有60萬人民幣。

  當時的他,大概和所有的日本年輕人一樣,認為日本很快會成為全球第一,根本沒有想過老年生活會有困難。

  然而,在他43歲的那一年,一切都變了。

  那一年日本泡沫經濟破滅,河口遭受到降薪和離婚的雙重打擊。辭職後,本以為能夠輕松找到工作的他,零零碎碎的換了不少職位,沒存下什麽錢,卻一瞬間步入老年。

  65歲的他,如今在一家醫院當駕駛員,時薪1000日元。

  他90多歲的母親住在橫濱市的護理中心,而39歲的兒子在經濟衰退的日本仍然沒有找到正式工作。

  他每個月去看望一次母親,5000日元的路費讓生活拮據的他感到有些吃力。想要多給母親一些零用錢,卻又實在有心無力。

  如今,他目前的工作還能再幹一年,以後怎麽辦,無從所知。

  晚年的安樂,既需要物質支持,也需要精神文化,還需要心理慰藉。

  三者全做到很難,但三者全失去,僅靠物質上的經濟破產就行了。

  3.

  比起河口,67歲惠子一家的情況要復雜不少。

  他們曾經是標準的工薪家庭,如今一家人尚有200萬日元的存款,看起來似乎沒那麽糟糕。

  但兒子失業和離婚很快使這個家庭陷入困境,200萬日元的存款顯得有些單薄。

  如今,惠子一家只有吉春一人有工作收入,然而卻有6口人需要生活:惠子兩口子,90歲老年癡呆的母親,30多歲尚未有收入的兒子,還有2個正在上小學的孫子。

  惠子的丈夫吉春如今在一家辦白喜事的餐館從事送餐工作。

  當年,他以為經濟危機被裁員是人生最大的低谷,卻沒想到,到了老年,人生也並沒有好轉。

  送餐的收入再加上養老金,一個月有37萬日元,然而所有的支出卻高達47萬日元。

  其中每月10萬日元的房貸,要還到近80歲才能還完。

  存款正在逐漸見底,曾經有著良好記賬習慣的惠子,現在已經不敢再記賬,要是破產了該怎麽辦?

  還能活下去嗎?

  這樣的狀態活下去,又是為了什麽?

  4.

  68歲的青山,因為年輕時做過一些小本生意,幸運地攢下2000萬日元。

  2000萬日元再加養老金本足夠他獨自度過老年生活,但妻子去世後,母親年紀越來越大,他不得不辭職在家,一個人照顧母親。

  青山的母親千代今年91歲了,因為有嚴重的老年癡呆,每個月需要花費不少護理費和醫療費。

  眼看著開銷越來越大,2000萬日元逐漸花光,青山減少了母親的護理次數。

  青山自己年紀也越來越大,矛盾的他明白,如果再不給自己留下一些錢,接下來的日子會更加難過。

  青山常常想的是,母親千代年輕的時候,通過艱難的副業養大了自己,如今照顧母親,是自己應盡的本分。

  可是母親的護理看不到盡頭,等到存款用完,無法再照顧母親的時候,剩下的選擇又是什麽呢?

  

35年以後的你,如何避免“老後破產”?

  5.

  如果說青壯年的廣泛貧困會引發社會即刻的不穩定,那麽老年貧困則是在潛移默化中長久地銷蝕著整個社會的價值觀與人生觀。

  曾經認真工作、努力生活的人們最終被抹去價值,成為 " 無用之人 ",過著茍延殘喘的破產晚年,長壽不但不再有意義,甚至成為一場噩夢。

  每一個中年失業的人都有可能掉入破產深淵,每一個老無所依的日本人,都希望在存款用盡之前死掉。

  而歷經了40年的獨生子女政策後,中國也進開始跑步進入老齡化社會。

  “養老還得靠自己”這一現實,也開始成為這一代80後、90後們必須面對的難題。

  那麽,到底該怎麽辦?

  首先,我們要看到老年貧困的根源在哪。

  在紀錄片裏面,多數在老年時代陷入困境的日本人,都面臨著下面這樣三個問題:

  ·計劃外支出過多。如失去房產而不得不租房、兒子失業前來寄居、老年生病的大量支出。

  ·勞動力喪失。如老人需要照顧而無法繼續工作。

  ·除了存款和養老金沒有其他有效的收入來源。

  這三個問題對於中國的獨生子女一代們來說,其實也一樣會在35-40年後成為嚴峻的考驗。

  而菜導所能給出的建議,大致有如下幾點:

  ·賺到

  足夠多的錢,讓你退休之後衣食無憂。

  這一點對於絕大多數工薪族來說,似乎有些難以實現。但每個人也應當以此為目標,畢竟人生路漫漫,一點小目標還是要有的。至於多少錢才叫“足夠”?每個人的標準都不一樣,還真得看自己的消費習慣如何了。

  ·通過資產配置,實現長久的“錢生錢”,以確保退休後現金流的充裕。

  投資理財絕對是有效規避風險的好手段,例如我們老生常談的保險、基金這種偏長期的資產配置,是可以多多考慮的。核心城市、核心地段的不動產,也是很多人在年老之後支撐生活的法寶。

  ·抓緊給父母配置保險。

  對於80後、90後來說,最糟糕的情況莫過於自己臨近退休的時候,下面尚有子女需要扶持,上面還有父母需要贍養。所以,在現在父母年紀還相對不算很大的時候,給自己的父母配置一些保險,也是很有必要的。

  ·從小培養子女的獨立自主意識。

  撫養子女的支出是已為人父人母的80後、90後們最頭疼的問題,所以一方面多賺點奶粉錢是第一,另一方面也應從小關註孩子的財商教育,讓孩子明白自己以後要的是什麽樣的生活,又該怎樣去實現。

  ·讓自己變得更有價值——無論年紀有多大。

  記錄片裏的日本老人,退休了以後大多還只能去跟年輕人們競爭那些最基礎的體力活兒,自然晚景淒涼。

  所以,老有所依的根本,其實還是每個人自己的能力和價值。

  別覺得這句話很虛假,人畢竟不可能靠販賣勞力或通過機械性的工作過一輩子。

  老了以後,人跟人之間生活質量的區別,有時候還真就在思路、能力和遠景的差異上。

(責任編輯:趙艷萍 HF094)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